云初玖怎么看怎么觉得帝北溟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然后又想起梦中踹的那一脚,难道我踹中了小白脸的那里?

  哈哈哈,艾玛笑死我了!

  云初玖差点乐出声来,赶紧转过身,用手捂住嘴,心里却乐开了花!该!这就是报应!小白脸,你也有今天!哼!我怎么没一脚踹死你呢?!

  帝北溟吩咐完暗隐,回到屋里,只见云初玖背对着自己,小身板抖个不停!

  帝北溟以为云初玖在哭呢,心里微微有些不忍,干咳了两声:“别哭了!我不要你的性命就是!”

  正在偷笑的云初玖……

  云初玖好不容易忍住笑,苦着脸转过身来!

  帝北溟狐疑的看了看她:“你脸上怎么没有眼泪?你刚才在装哭?你居然敢骗本尊?”

  云初玖一把抱住帝北溟的腰:“男神,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种痛苦叫欲哭无泪吗?我现在就是啊!我现在一想到由于我的疏忽让您如此愤怒,我的心就被内疚、惭愧、懊悔所折磨,我对不起你啊,我是罪人啊!我简直是罪大恶极,天理不容啊!”

  帝北溟被云初玖这么一抱,满肚子的怒火,顿时,嗖的一下,化作了丝丝缕缕的酥麻,浑身的毛细孔仿佛都舒展开了,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必须做点什么才能表达此时的心情!

  于是,帝北溟决定继续之前被云初玖打扰的事情,低下头,对着云初玖纤细的脖子咬了下去!

  帝北溟最开始只是想吸血解寒毒,可是吸了两口血之后,慢慢的就转移了战场,在云初玖的脖子上****、吸吮!

  云初玖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想要挣脱的时候才发现,根本就无法动弹!

  妈蛋!小白脸难道是吸血鬼不成?这是要把我吸成木乃伊吗?!

  可是云初玖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了,该死的小白脸这是在干吗?他是属狗的的吗?舔我脖子做什么?难道是在寻找哪里好下嘴?

  “男神,你,你在做什么?”云初玖带着颤音问道!

  “闭嘴!”帝北溟听见云初玖带着一丝软糯的声音,吸吮的更来劲了!

  帝北溟发现自己吸吮完一处之后,那里就会出现一处红滟滟的印记,帝北溟仿佛找到了新的玩具一般,在云初玖的脖子上密集的吸吮!

  云初玖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天了噜的,这个小白脸究竟在做什么?!

  帝北溟发现云初玖的脖子上已经布满了红滟滟的印记,这才满足的抬起头来,然后挥了挥手,云初玖发现自己能动了!

  “男,男神,你为什么咬我?”云初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脑袋有些不转了,糟糕,莫不是小白脸给我下了毒?

  帝北溟恶劣的一笑:“黑东西,谁让你吃了我的玲珑赤霞果,以后我每个月都来吸你的血解毒!”

  云初玖听完之后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心里一松,既然小白脸要靠我的血解毒,那就不会杀我了!

  有了这个认知,云初玖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冷哼一声:“吸血就吸血,那你为什么舔我的脖子?”

  “本尊高兴,本尊觉得你长的太丑了,给你装饰一下,不信你自己看看,是不是美多了?”帝北溟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镜子,递给云初玖。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