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吭哧吭哧打扫完了之后,用染料在地上划分出区域,依旧是在暴力蛮熊舍说的那些话,不过这些朱喙长羽鹤显然没有那些暴力蛮熊有自尊心,刚被放进来就依旧随地排泄,根本没搭理云初玖这茬。

  云初玖皱了皱眉,决定后天过来的时候再看看情况。

  两天的时间倏然而过,云初玖下课之后蹦跶着到了兽舍。

  她先来到暴力蛮熊的兽舍,只见那八头暴力蛮熊果然很规矩的按照云初玖划分的区域进行进食和排泄,云初玖很是满意。

  “不错,不错,不愧是高阶妖兽,你们将来一定可以修成大道!”云初玖心情不错随口夸赞了几句,八头暴力蛮熊顿时得意洋洋的叫唤了几声。

  云初玖把熊舍打扫完,到了朱喙长羽鹤兽舍的时候,顿时就怒了!

  兽舍里面比上次还要乱,而且那些朱喙长羽鹤还故意把它们的食物弄得到处都是,看见云初玖过来,故意示威的扑扇宽大的翅膀把地面上的杂物扇的到处都是,顿时整个兽舍各种杂物齐飞,要多乱有多乱。那些朱喙长羽鹤嚣张的鸣叫,就像人的嘲笑一样。

  云初玖把玉牌放在了兽舍外面的凹槽上面,朱喙长羽鹤被赶到了隔离区,云初玖带上防毒口罩,开始打扫兽舍。

  那些朱喙长羽鹤在隔离区也不消停,不停的鸣叫、扑扇翅膀朝云初玖示威!

  云初玖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特么的,你一个扁毛畜生竟然还敢挑衅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云初玖边打扫兽舍边不动声色的往朱喙长羽鹤的食物上撒了一些粉末,等兽舍打扫干净之后,云初玖将朱喙长羽鹤放回兽舍之后,佯装离开。

  那些朱喙长羽鹤回到兽舍,洋洋得意的鸣叫了几声,一个小小的灵宗一层还妄想指挥我们,真是痴心妄想,以后我们折腾死她。

  鹤群嘚瑟完开始进食,它们长期被人饲养,根本就没有了警惕之心,把那些加了料的食物吃了个一干二净。

  过了一会儿,云初玖去而复返,看见地上挺尸的二十多只朱喙长羽鹤,这货阴险的笑了!

  云初玖走进兽舍,用脚踢了几只朱喙长羽鹤,果然毫无反应,于是这货伸出罪恶的爪子把二十多只朱喙长羽鹤的尾羽都薅掉了,这些朱喙长羽鹤顿时都成光屁股鹤了!

  云初玖看着地上的光屁股鹤,嘴角翘了翘,小样,你们不是嘚瑟吗?我看你们这回还有没有脸嘚瑟?!

  云初玖把地上的罪证都收进了储物戒指,然后退到兽舍外面,抱着肩膀等着这些朱喙长羽鹤醒过来。

  不大一会儿,二十多只朱喙长羽鹤醒了过来,它们有些迷茫的互相看了看,然后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顿时惊恐的鸣叫起来!

  朱喙长羽鹤最引以为豪的就是尾巴上的长羽,没想到现在竟然都没了!

  没了,没了,都没了!!!

  我们的尾羽去哪了?怎么一觉醒来就不见了?!

  鹤群正慌乱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小丫头笑眯眯的说道:“哎呦喂,你们这是准备裸奔吗?果然是不要脸的鸟啊!竟然把屁股都露出来了,啧啧,真是太不要脸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