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吴恒还是那些学生和钱导师根本没有想到鹤群会突然攻击,这些鹤群灵力等级比这些学生低很多,所以偶尔才会有一两只在被驭使的时候反噬,大多数时候都是比较温顺的。

  等到钱导师和学生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吴恒已经被啄的血肉模糊了,众人赶紧喝退鹤群把吴恒解救了出来。

  吴恒这倒霉蛋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也伤的不轻,鹤群憋了一晚上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吴恒身上。

  一番忙乱之后,众人这才发现,那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都不见了!

  那些朱喙长羽鹤发现众人惊异的目光更加的羞愤,愤怒的拍打翅膀还要去啄吴恒,都怪这个死胖子,如果不是他非要进来,我们的秘密也不会被这些人发现,啄死他!

  众人连忙退出了兽舍,有的学生就说道:“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怎么都不见了?难道是集体换毛?”

  “你可拉倒吧!没听说过换毛换尾羽的!”

  “那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怎么都没了?”

  “会不会与吴恒有关?要不然那些朱喙长羽鹤为什么疯狂的攻击他?”

  “你说的有道理,这些朱喙长羽鹤平时最是温顺,不可能无缘无故攻击他,估计即便不是他薅的,也与他有关!”

  “我听说吴恒的叔叔吴导师就是负责兽舍的,会不会是吴导师做的?所以这些朱喙长羽鹤就攻击了吴恒?”

  “这怎么可能?朱喙长羽鹤又不知道吴恒是吴导师的侄子!”

  众人正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位中年导师匆匆的跑了过来。

  “恒儿!恒儿!你怎么样?”

  来的正是吴导师,当他看到地上满身是伤的吴恒,顿时就火冒三丈:“钱导师,这是怎么回事?恒儿怎么受的伤?”

  “吴导师,刚才吴恒练习驭兽诀的时候,鹤群突然就发动了攻击,平时这鹤群很是温顺,我们一时也没反应过来。”钱导师心里冷笑,你是兽舍的负责导师,你问谁呢?一来就是兴师问罪的模样,鹤群怎么会无缘无故攻击人?没准就是你们叔侄造的孽!

  吴导师把目光对准了鹤群,鹤群惧怕的往后退了退,退到云初玖给它们画的生活区之后,趴在地上看着众人。

  吴导师这才发现鹤群的尾羽不见了,他皱了皱眉:“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怎么都不见了?”

  钱导师淡淡的说道:“我们来的时候就这样了,难道不是你们灵兽园的人所为?”

  “我们怎么可能没事薅它们的尾羽?这件事情必须彻查,看看到底是谁手这么欠儿,竟然把鹤群的尾羽都薅没了!”吴导师把侄子的受伤归罪在了薅尾羽的人身上。

  吴导师马上就召集灵兽园的所有导师和杂役过来,一查之下,马上就查到了云初玖头上。

  此时吴恒已经醒了过来,他顿时就嚷嚷起来:“叔叔,那个云初玖前几天就嘲笑我来着,她肯定是故意的,她就是蓄意报复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