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导师一听脸色更加的阴沉:“恒儿,叔叔一定给你一个公道!这个云初玖实在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公然伤害学院的灵兽,叔叔这就派人去执法处告发她。”

  吴导师说完,就派了一位导师前往执法处。

  那些三年级的学生和钱导师也都没离开,一来这是他们的上课时间,二来他们也有些好奇,难道真的是那个云初玖干的?如果是的话,那个云初玖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把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都薅没了!只是,这些朱喙长羽鹤是十六阶的妖兽,她不过是灵宗一层,这么多只的朱喙长羽鹤她是如何做到的?

  云初玖正在膳堂吃饭,难得大方的拿出两只烧鸡分给凤鸣三人吃,四个人正说说笑笑的时候,身份玉牌就颤动起来。

  云初玖把神识探入之后,勾了勾嘴角:“三位师兄,你们先吃着,我要去趟灵兽园。”

  “灵兽园?不是明天才是打扫的时间吗?现在去做什么?”凤鸣三人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我去看看戏,一会儿就回来。”云初玖不在意的说道,然后蹦跶走了。

  凤鸣三人一脸的不解,看戏?灵兽园有什么戏?

  云初玖蹦跶到灵兽园的时候,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她的身上,吴恒身上包扎的跟木乃伊似的,愤恨的喊道:“云初玖!你竟然把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都薅没了!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云初玖撇了撇嘴:“什么尾羽?乱七八糟的,你说什么呢?还有你很冷吗?为毛身上缠了这么多的布条?”

  吴恒气的差点蹦起来:“臭丫头!要不是把鹤群的尾羽都薅没了,我至于被鹤群报复吗?你公然伤害灵兽园的妖兽,你肯定要被开除了!”

  “什么?鹤群的尾羽都被人薅没了?我看看!究竟是谁干的?”云初玖大呼小叫的跑到朱喙长羽鹤的兽舍栏杆前面。

  “哎呦喂!这是谁干的啊?这胆子也太大了!怎么做到的?这些朱喙长羽鹤就老老实实的等着被人薅毛?我的老天爷啊,这屁股上的毛都没了,让这些朱喙长羽鹤怎么活啊?!它们可是最爱面子的高贵的鸟类,没有了尾羽实在是太丢人了!好在只是尾羽被薅光了,这是身上其他的毛都被拔过了,真就没法活了!”

  云初玖边说边警告的瞪了那些朱喙长羽鹤几眼,鹤群莫名的就觉得身上一冷,赶紧用宽大的翅膀把身体护住,生怕云初玖真的跳进来薅毛。

  众人听见云初玖这么说,心里就有些不确定起来,这个云初玖明显是一副惊讶的语气,一点心虚的意思都没有,估计真不是她干的,不说别的,单单这么多只朱喙长羽鹤她就对付不了。

  “云初玖!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这朱喙长羽鹤的兽舍昨天就是你打扫的,如果不是你干的究竟是谁干的?”吴恒愤恨的说道。

  云初玖一摊手:“昨天是我打扫的兽舍,可是我离开的时候这些朱喙长羽鹤还好好的,谁知道现在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只是负责打扫的,又不是负责破案的,你问我,我问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