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恒被噎的哑口无言,吴导师冷哼了一声:“云初玖,你虽然巧言令色但是也逃脱不了罪责,昨天到现在只有你进过鹤舍,不是你干的是谁干的?袁导师,这公然伤害学院灵兽应该受到什么惩罚?”

  “如果罪名属实,就会被开除。”执法处的袁导师说道,鉴于之前云初玖的表现,他的措辞比较严谨,生怕被云初玖这货抓住破绽。

  云初玖看了吴导师一眼:“这位导师,你说话要负责任,什么叫不是我干的是谁干的?难道我脑门上贴了罪犯的标签?我和这些朱喙长羽鹤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拔它们的尾羽?那些尾羽一不能吃二不能喝的,我薅它们做什么?”

  那些朱喙长羽鹤听见云初玖睁眼说瞎话,一只只气的直抽抽,但是想起云初玖刚才的警告,敢怒不敢言,耷拉着脑袋不做声。

  吴导师被云初玖问的一噎,恼羞成怒的说道:“如果不是你拔的,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去哪了?”

  云初玖一摊手:“你问我,我哪里知道?或许是它们觉得太热了,所以互相啄掉的呢!也有可能有的人贼喊捉贼呢!那些尾羽虽然没有什么别的用途,但是用来做扇子还是可以的,有的人长的那么胖,没准就是用来做扇子了!否则,鹤群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攻击他?鹤群怎么就不攻击别人呢?”

  那些朱喙长羽鹤气的简直要崩溃了,我们觉得热?我们互相啄掉的?我们又不是脑子有毛病,这个小丫头说话实在太损了!

  围观的众人却觉得云初玖说的第二个可能性比较大,是啊,如果不是吴恒干的,那些鹤群为什么攻击他?而且他还有便利条件,别人想进兽舍也进不去,他没准就是找他叔叔走的后门进去的。

  吴恒看见众人怀疑的目光,气的大骂:“臭丫头,你胡说八道!我即便是做扇子也用不着用朱喙长羽鹤的尾羽,直接用尖嘴朱鹮的羽毛就可以了!”

  吴恒这话一说话,就知道自己说秃噜嘴了,吴导师平时没少私自占用一些妖兽的材料,特别是羽毛之类的,以前就曾经送过吴恒一把用尖嘴朱鹮的羽毛做的扇子。

  可是话已出口就没有收回来的余地,众人的心里都明白了一二,吴导师气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吴恒,这个蠢货!

  云初玖哪里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顿时就一拍巴掌:“哈哈!什么叫不打自招,你就是啊!你既然拔过尖嘴朱鹮的羽毛,这朱喙长羽鹤的尾羽也一定是你干的。

  虽然不知道你用来做什么,但肯定就是你这个惯犯干的!袁导师,您赶紧把这个吴恒开除吧!吴导师真是大义灭亲啊,竟然亲手把侄子举报了,真是让人敬佩啊!”

  吴恒哪里说得过云初玖,被云初玖三言两语就给绕了进来,吴导师阴鸷的看了云初玖一眼:“云初玖,你不用在此巧言令色,你是最大的嫌疑人,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被谁拔的,这些朱喙长羽鹤最有发言权,我现在就问这些朱喙长羽鹤,看你还如何狡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