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摊了摊手:“那就问咯,只是有的人别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哦!要是这些朱喙长羽鹤指证是你侄子干的可怎么办啊?到时候您是大义灭亲呢还是哭着嚎着求情呢?”

  吴导师被云初玖这么一说,心里就有些没底,狐疑的看了吴恒一眼,吴恒大声的喊道:“叔叔,真不是我干的!你尽管问就是!”

  吴导师这才走到朱喙长羽鹤兽舍的栏杆边上:“你们的尾羽究竟是谁拔的?是不是云初玖拔的?”

  吴导师用手一指云初玖,云初玖撇了撇嘴:“吴导师,您这问话很明显有诱导性嘛!不过,我相信朱喙长羽鹤这么高贵的鸟一定会实话实说的,你们说你们美丽的尾羽是我拔的吗?”

  云初玖笑眯眯的看向那些朱喙长羽鹤,边问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那些朱喙长羽鹤顿时就是一哆嗦,它们心里此时是纠结的,它们心里当然是恨不得云初玖受到惩罚,但是想起云初玖的警告,即便她被开除了,她还会有办法弄光它们的羽毛,如果真的没了羽毛,简直是鸟生无望了!

  鹤群最终还是决定怂了,反正过些日子尾羽也能长出来,我们还是别得罪这个小恶魔了,她坏水实在太多了,我们不过是挑衅了一小下她就把我们的尾羽拔光了,如果我们真的举报她,她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鹤群互相看了看,然后集体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否认尾羽是云初玖拔的。

  云初玖一拍巴掌:“大家都看见了吧?我就说我是无辜的吧?!像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拔它们的尾羽呢?!吴导师,你莫不如问问鹤群,这尾羽是不是你侄子拔的,这些美丽高贵的鸟怎么会无故攻击吴恒呢?肯定是他做了什么缺德事儿。”

  众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吴氏叔侄身上,云初玖的嫌疑已经洗清了,那么现在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吴恒了。

  吴导师心里也没底了,我确实给过他兽舍的玉牌,方便他练习驭兽,难道真的是恒儿干的?

  吴恒一扬脖子:“叔叔,你尽管问,我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来过灵兽园,更别说拔这些朱喙长羽鹤的尾羽了。”

  吴导师听见吴恒这么说,也为了洗脱自己包庇侄子的嫌疑,于是问鹤群:“你们的尾羽是不是吴恒拔的?”

  云初玖在旁边笑眯眯的说道:“吴恒就是你们刚才用嘴啄伤的那个胖子,你们的尾羽是不是被他拔的?要不然你们为什么攻击他?我相信你们这么高贵的鸟不会无缘无故攻击人的,一定是事出有因的。”

  鹤群懵逼的琢磨了一下云初玖话里的意思,怎么觉得小恶魔是让我们指证那个胖子呢?不过,那个胖子着实可恶,欠儿欠儿的非得进来要驭使我们,没啄死他就算他便宜了,指证他也不错,正好替我们出口恶气!

  于是,鹤群顿时不停的开始点头,而且还愤怒的鸣叫起来!

  云初玖叹了口气:“吴导师,现在可是难办了,你要大义灭亲了哦!”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望向了吴导师,这下子他可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看他怎么收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