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等吴导师说话,吴恒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奔到了鹤舍兽栏,用手一指鹤群:“你们都傻了吗?我什么时候拔过你们的尾羽?明明是这个臭丫头拔的,你们为什么诬陷我?”

  鹤群也是欺软怕硬,而且云初玖刚说完它们是高贵的鸟,这个死胖子就说它们是傻鸟,实在是太可恶了,鹤群愤怒的叫了起来,扑到了栏杆边上,不停的用翅膀和长喙想要攻击吴恒。

  围攻的众人此时确定以及肯定鹤群的尾羽一定是被吴恒拔的,就连吴长老心里也没底了,这尾羽十有**真是恒儿拔的,这个蠢货,你拔就拔吧,吵吵什么?!这下可好,弄的这么多人都知道了,我怎么包庇你?

  “叔叔,真的不是我拔的!我昨天下午一直在宿舍里面!”吴恒简直郁闷的要吐血,我都没有来过鹤舍,怎么可能是我拔的尾羽?!

  吴导师简直都要被自己的侄子蠢哭了!

  在宿舍里面?这样的话谁能给你作证?即便是想找个人给你做伪证都没办法!

  吴导师脑门的汗淌了下来,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我还把执法处的导师叫了过来,现在怎么收场?难道真的把恒儿赶出天元学院?

  执法处的袁导师咳嗦了一声:“吴导师,现在吴恒的嫌疑非常大,如果不能找出有利的证据,那我们就只能按照校规将他开除了!”

  “这,这,袁导师,这件事情应该是误会,恒儿不可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吴导师陪着笑脸说道。

  袁导师心里冷笑,误会?鹤群可是明确指证了就是你侄子把它们的尾羽拔了的,要不然它们能那么愤怒?!

  吴导师见袁导师不说话,心里更加的着急,这可怎么办?难道我只能去求尹副院长?

  “哎呀,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云初玖弱弱的举起了小爪子。

  吴导师没好气的说道:“什么话?说吧!”

  “虽然吴恒拔了鹤群的尾羽是不对滴,但是鹤群已经惩罚他了,再说,这拔了尾羽倒也不算伤害灵兽,毕竟这尾羽还能长出来的,要不然让吴恒给鹤群道个歉,这件事情就算了吧!”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和事佬的语气说道。

  吴导师万万没有想到云初玖竟然会给吴恒求情,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想云初玖的动机,赶紧顺着云初玖的话说道:“袁导师,云初玖说的有道理,这朱喙长羽鹤的尾羽是可以再生的,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再长出来的。再说,恒儿已经受到了惩罚,恒儿再给鹤群道个歉,此事就算了吧!”

  袁导师面色微沉:“吴导师,我们执法处可不是闲着没事干的,更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次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吴导师理亏,陪着笑脸好话说了一大堆,然后对着吴恒说道:“恒儿,还不赶紧给鹤群道歉?道完歉,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吴恒心里简直和哔了狗一样,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查来查去就算到我头上了?我招谁惹谁了?不但弄了一身伤还要给鹤群道歉,特么的还背上了一个偷毛贼的名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