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恒还要再解释,吴导师瞪了他一眼:“赶紧道歉!要不然我马上给你父亲写信!”

  吴恒顿时就怂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鹤舍前面:“对不起,我不该拔你们的尾羽。”

  鹤群本来就是迁怒,现在见死胖子过来道歉了,傲娇的回到云初玖画定的休息场地趴下,不再搭理这些人了。

  吴导师赶紧打哈哈:“既然鹤群都不计较了,此事就这样算了吧!袁导师,钱导师,此事是吴某莽撞了,改天我做东,给两位赔礼道歉。”

  袁导师和钱导师敷衍的客套了几句,心里冷笑不已,这个吴导师还真是脸皮够厚,明目张胆的包庇侄子,估计他也没少以权谋私,不过他是尹副院长的亲信,我们还是少和他为敌比较好。

  “咳咳!三位导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虽然这被冤枉的滋味很不好受,但好在最后洗脱了我的嫌疑,否则我真是冤枉死了。”云初玖唉声叹气的说道。

  吴导师嘎巴嘎巴嘴,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眼睁睁看着云初玖蹦跶走了。

  三年级的学生到别的兽舍上完课也都离开了灵兽园,只有吴恒被吴导师留了下来。

  “叔叔,鹤群的尾羽真不是我拔的!”吴恒起誓发愿的说道。

  “如果不是你拔的,鹤群为什们那么仇恨你?”吴导师瞪了他一眼说道。

  吴恒委屈的说道:“我哪里知道啊?!反正真不是我干的!我看十有**是那个云初玖搞的鬼。”

  吴导师皱了皱眉:“不管怎么说,如果今天不是云初玖和稀泥,今天都不好收场,你不要再找她的麻烦了!这个小丫头鬼心眼太多,你斗不过她的。”

  吴恒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心里却不以为然,哼,她和稀泥一定是她心虚,鹤群的尾羽一定是她拔的,我找机会非得收拾她一顿不可。

  云初玖这货此时正往宿舍蹦跶,小黑鸟不解的问道:“主人,你为什么要帮那个吴恒?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心了?”

  “哎呀,主人我没有那么好心的,只是这事经不住推敲的,如果深究起来,难免把我这个罪魁祸首查出来,这样不了了之是最好的结局,而且还能给主人我赚个不计前嫌、善良大度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小黑鸟撇了撇嘴,我就知道我们这主人心是黑的,怎么可能突然就变白莲花了呢?!

  云初玖打扫了几天兽舍之后,有的灵兽园导师和杂役就发现了暴力蛮熊和朱喙长羽鹤的兽舍非常的整洁,妖兽都是在固定的区域活动,乖顺的不得了。

  有人就把这件事情禀报给了吴导师,吴导师查看了之后,就让众人也学着在别的妖兽区推广,可惜效果不怎么太好,那些妖兽根本就不买账,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云初玖鸡飞狗跳的学院生活日益走上正轨,黄字班的学生对她的话言听计从,每天除了上课和打扫灵兽园就是努力修炼,这货深切的体会到了这种弱者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