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院长想了想,如果一会儿她扛不住,这在坑里面我也没法帮忙,于是抻着脖子喊道:“小丫头,你出来换个地方挨劈。”

  云初玖在坑里喊道:“院长大人,咱们学院不是禁止驭剑飞行吗?这坑老深了,我怎么出去啊?”

  “事权从急,你驭剑飞出来吧!”皇甫院长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你个小丫头,现在跟我讲上院规了,你带人群殴学长,跑到执法处上吊的时候怎么不想想院规呢?!

  皇甫院长正吐槽的时候,就见云初玖从深坑里面飞了出来。

  只是,小丫头脚底下的是个什么鬼东西?!

  怎么越看越像菜板子呢?!

  菜板子成精了?

  皇甫院长正一脸懵逼的时候,只见云初玖把菜板子收了起来,然后盘腿在地上一坐,笑眯眯的对皇甫院长说道:“院长大人,送给你一样好东西,接住了!”

  云初玖说完抛过来一样东西,皇甫院长伸手一接,差点扔了!什么鬼东西?这么烫!

  皇甫院长低头一看鼻子差点气歪了,特么的竟然是一只烤灵薯!

  这个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吃,难道是想做个饱死鬼吗?!皇甫院长想到这里就想把灵薯扔了,只听见云初玖不高兴的说道:

  “院长大人,这灵薯可是我用天雷给你烤的,这天元大陆也是独一份的,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你要不吃还给我吧!”

  什么玩意儿?

  天雷烤的?

  你逗我玩呢?!天雷什么时候还有这功能了?!

  天上的乌云也是气的直哆嗦,过分!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是天雷!我是劈人的!我不是烤灵薯的!我今天非得劈死你不可!

  轰隆!轰隆!

  又是数道密集的紫色天雷劈了下来!

  云初玖撇了撇嘴,一脸享受的表情,嗯,挨雷劈。

  皇甫院长一脸懵逼的看了看手里的灵薯,又看了看前面一脸享受表情的云初玖,又抬头看了看不断劈下来的天雷,他觉得这辈子受到的惊吓加在一起都没有今天多,老天爷啊,我们天元学院到底是招进来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啊?!

  半个时辰的雷劈过后,云初玖依然毫发无损。

  一个时辰过后,这货从深坑里面再次飞出来换了个地方。

  两个时辰后,云初玖依然还是一脸享受的小表情。

  ……

  五个时辰过后,皇甫院长的院子已经被劈出来数个深坑,云初玖摸了摸鼻子说道:“院长大人,您也看到了,这天雷也就那么回事儿,要不然下次我就别换地方了,我看您这院子也没什么空地儿了。”

  “啊,啊,随便你。”皇甫院长从最开始的惊讶到不可置信再到震惊,此时已经彻底懵逼了!

  天上的乌云此时比皇甫院长更加的懵逼,它并不是流火沙漠的那一块乌云,此时被云初玖这变态打击的简直是生无可恋!

  这天元大陆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妖孽?怎么会劈不死呢?这怎么可能?!我都劈了五个时辰了,她怎么还活蹦乱跳的?难道我劈的是假雷不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