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副院长简直都要郁闷的吐血了!

  我招谁惹谁了?!我就在这里看看热闹就要被雷劈?

  五道天雷过后,他身上的防御灵器就都碎裂了,只好用灵力形成灵力罩抵抗天雷。

  天上的乌云此时已经被云初玖和小黑鸟气的丧失了理智,一门心思的想证明天雷的威力,所以劈了啪啦的就是劈!

  尹副院长虽然灵力不低,但是也架不住这么劈啊!

  一刻钟过后,尹副院长扛不住了,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天上的乌云看见他吐血了,这才不劈了,心说,看来天雷是没有问题的,确实是那个臭丫头太变态了!

  此时,云初玖已经吃饱喝足,懒洋洋的坐在深坑底部对着天上的乌云说道:“你还劈不劈了?要是不劈就赶紧滚蛋,我还有一大堆事情忙呢!”

  皇甫院长虽然已经被云初玖妖孽的表现吓麻木了,但听见云初玖这么说还是脚下一趔趄,小祖宗啊,你这是要做什么?敢叫天雷滚蛋?你的胆子实在太大了!天雷非得暴怒不可,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皇甫院长正担忧不已的时候,懵逼的发现,天上的乌云竟然飘走了!走了!了!

  靠!

  你身为乌云你还能不能有点节操?让你滚蛋你就滚蛋?皇甫院长觉得自己一定是遇到了假乌云!

  云初玖坐着菜板子从深坑里面飞了出来,一呲小白牙:“院长大人,实在是不好意思,把您的院子劈的乱七八糟的,这该死的天雷就知道挖坑却不知道填坑,实在是没素质。”

  “无妨!我稍后让人清理一下就是了。”皇甫院长眼角抽搐了一下,敢明目张胆的骂天雷的也就这个小丫头了。

  “院长大人,您也看见了,我这体质有那么一点点特别,我之所以选择在您这里挨雷劈就是相信您一定有办法帮我隐瞒的,我刚才那块烤灵薯就是为了感谢您的谢礼。”云初玖一脸感激的说道。

  皇甫院长气的真想一把糊死她!

  你这是强逼着我帮你隐瞒啊,还感谢我的谢礼?我堂堂天元学院的院长就值一块烤灵薯?

  再说了,你这货绝壁是个麻烦,还是个大麻烦!估计以后少不得挨雷劈,不说别的,我这院子算是要遭殃了!

  而且,这么大的动静,你让我怎么帮你隐瞒?我怎么才能瞒过所有人?难道说天雷瞎眼了劈着玩呢?!

  云初玖见皇甫院长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笑嘻嘻的说道:“院长大人,您是不是发愁怎么和人解释啊?这很简单啊,您就说,这天雷是劈我的,不就成了?”

  皇甫院长觉得云初玖八成脑子被雷劈傻了!既然告诉别人这天雷是劈你的,你还让我帮着隐瞒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不过,您得润色一下再说,您就说其实只有十来道天雷劈在了我身上,其余的天雷都是吓唬我玩的。”云初玖边说边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一些妖兽血,抹在嘴角还有衣服上,惨烈的活像只剩下了半条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