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不知道帝北溟把她比喻成了小毛驴,这货正回味那果子的美妙滋味呢,真是太好吃了!

  帝北溟像拎小鸡似的,把云初玖送回了客栈!

  帝北溟把云初玖放到房间外面,板着脸说道:“以后不准咬别人,否则我敲掉你的牙!”

  云初玖下意识的连连点头,帝北溟这才转身离开!

  云初玖进到屋子里面,只见云初舞三人睡的死死的,估计是小白脸使了什么手段!

  云初玖躺在地上有些懵逼,小白脸让我不准咬别人是几个意思?不准咬别人,那就是可以咬他喽?嗯,这个小白脸果然是个变态,不但喜欢用鞭子抽女人,还喜欢被人咬,十足的变态!

  云初玖胡思乱想了一小会,然后就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客栈外面,暗风像只鹌鹑似的杵在那里,看见帝北溟走过来,赶紧上前请罪!

  “尊上,属下知罪!传声符出了问题,属下未能及时……”

  帝北溟摆了摆手,抛给暗风一个储物袋:“此事纯属意外,不怪你!这些传声符你拿着,有个风吹草动及时通知本尊!”

  “是!属下遵命!”

  一直到帝北溟的影子消失在黑夜里,暗风还没缓过神来!

  我的老天爷啊,那个黑丫头竟然有如此大的魔力?!竟然把我们尊上从一个冰山变成了暖男,太震撼了有没有?!

  暗风打开手里储物袋的时候,更是风中凌乱!

  储物袋里面足足有五枚传声符,我的乖乖,要知道这传声符可是稀罕玩意,尊上竟然一下子给了我五枚!

  尊上一定非常非常喜欢黑丫头!啧啧,黑丫头也真是凶猛,瞧把我们尊上脖子咬的,都快成蜂窝了!没想到尊上喜欢这调调的!口味真重啊!

  暗风想起帝北溟脖子上的牙印,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拿起一枚传声符:“尊上,属下觉得,您应该把脖子上的红印处理一下,要不然,嗯,会很轰动的!”

  过了半晌,传声符开始颤动,暗风急忙用神识查看,里面传来帝北溟清冷的声音:“从这个月开始,月俸翻倍!”

  暗风简直乐抽了,哈哈哈,自从遇到了黑丫头,我们尊上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看在月俸的份上,我一定好好保护黑丫头!

  帝北溟有暗风的提醒,云初玖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第二天大清早,云初珊就鬼叫起来:“小九!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

  云初舞和云初琪听到喊声也跑了过来,都一脸狐疑的盯着云初玖的脖子!

  云初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不在意的说道:“我脖子怎么了?虫子咬的吧?”

  “胡说八道!你这脖子上的印记分明就是男人咬的!小九,你竟然如此不知检点!”云初珊语气里面带着一丝兴奋,终于抓住你的把柄了!

  “男人咬的?三姐,没想到你懂的还真多啊!我还小,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再说了,咱们都睡在一个屋子,哪里来的男人?”云初玖撇了撇嘴,一脸的理直气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