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副院长此时也已经调息完毕,用手摸了一下脑袋,结果只摸了一手的黑灰,顿时脸色铁青,尹氏姐妹和那些导师一个个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尹副院长刚才虽然在调息,但是皇甫院长说的话,他听的清清楚楚,虽然他不相信那些天雷会没事吓唬云初玖玩,但是那些天雷肯定是云初玖那个臭丫头引来的,我这是受了无妄之灾!

  这个臭丫头就是我的灾星,自从她进了天元学院我诸事不顺,我必须想个法子弄死她,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气。

  尹副院长往皇甫院长的院子里面望了望,果然有几个深坑,几名侍卫正在把土回填,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皇甫仲衡那个老匹夫甚是奸诈,说不定得到了什么逆天的好东西,哼,不过,早晚都是我的,咱们走着瞧。

  云初玖打了两个喷嚏,嘟囔道:“肯定是尹副院长那个老王八在骂我,这天雷也是,你劈就劈个痛快呗,干嘛不把他劈死呢?!”

  这货洗了个澡,开始修炼,实力才是硬道理,没有实力别的都白搭。

  云初玖正修炼的时候,储物戒指里面的传声符颤动起来,云初玖把神识探入以后,里面传来帝北溟焦急的声音:“小九,暗风说天玄学院被天雷劈了五个多时辰,是不是劈你的?你没事吧?”

  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男神,恭喜你答对了!那些天雷就是来劈我的,劈的我很是舒服啊!”

  另一边的帝北溟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没事就好,不过,你不怕雷劈的事情暴露了,恐怕会引来不少麻烦。”

  “嘻嘻,男神,这你就低估我了,我哪能干那蠢事?!我已经摆平了!”

  云初玖巴拉巴拉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帝北溟,由于两人现在同处天元大陆,所以传声符没有了三天只能使用一次的限制,倒是很方便。

  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那枚传声符由于所用次数太多竟然直接就化成了飞灰。

  云初玖撇了撇嘴,这玩意也太不禁用了,这才多大一会儿竟然就废了,只好又拿出一枚新的传声符对帝北溟说道:“男神,你让暗风再给我送个百八十枚的传声符,这玩意使用寿命也太短了!”

  另一边的帝北溟叹了口气:“小九,这传声符不是那么好寻的,以后咱们沟通还是尽量简短些,有话见面谈,或者你给我写信,然后让暗风派人送给我。”

  云初玖撇了撇嘴,哼!小样,莫非是想要我的情书了?!

  不过,这货眨巴眨巴眼睛,脸上就乐开了花,我要是给小白脸写信,小白脸必然会给我回信的,我还没收到过小白脸的情书呢,啊呀呀,好期待啊!

  于是,这货匆匆和帝北溟说了几句,然后拿出笔墨刷刷点点就给帝北溟写了一封情书,这货把自己所能想到的情话基本都写进去了,然后满意的在最后落上名字爱你爱到骨头里的小九。

  这货把情书收进储物戒指,准备过几天旬休的时候交给暗风,让他派人送给帝北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