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院长咳嗦了一声,众人安静了下来,皇甫院长硬着头皮把云初玖的那套说辞说了出来:“这次来劈云初玖的天雷性子可能比较跳脱,其实真正劈在云初玖身上的天雷只有十余道,我帮着扛了几道,剩下的天雷都劈在了空地上,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的深坑。”

  众人听见皇甫院长这么说都有些将信将疑,那么至高无上的天雷会干出这么幼稚的事情?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皇甫院长瞥了一眼还在调息的尹副院长,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也看见了,尹副院长也被劈了几十道天雷,尹副院长一向行事光明磊落怎么会挨天罚?所以只能说明这次来的天雷性子比较跳脱,也算云初玖捡了个便宜,否则一定凶多吉少。”

  尹副院长虽然在调息但是也能听见皇甫院长的话,听见他这么眀褒暗贬的话,气的又是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众人听皇甫院长这么一说倒是又信了几分,而且如果有异宝或者异兽出世的话,结契必定会有结契图案,如此说来这天雷完全就是劈云初玖的了?

  有的一年级学生就说道:“这天雷就应该是劈云初玖的,我们刚下驭兽课,云初玖就像被狗撵似的快速的跑进了院长院子里面,她肯定是想让院长帮她抗天雷。”

  “对!我也可以证明,当时她说了句有事就跑了,就像逃命似的。”

  “还有,灵兽园那些妖兽蛋都暴动了!一定是预感到天雷的到来,原来都是这个云初玖惹的祸!”

  ……

  经过这些学生的讲述,众人对皇甫院长的话基本相信了,虽然还有些人持保留态度,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接受了皇甫院长的说辞。

  皇甫院长心里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个云初玖对人心的揣摩实在是到位,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这么就混弄过去了。

  皇甫院长指着凤鸣三人说道:“你们三个留下,等云初玖调息完毕,特许你们可以驭剑把云初玖送回宿舍。”

  凤鸣三人也是演戏的高手,明知道云初玖屁事没有,脸上却装出一副很是担忧的表情,就连皇甫院长都被骗过了,心里还感慨,这三个孩子倒是心地良善。

  众人见没什么事情了,纷纷散了,只有尹心莲三人还有尹副院长的一些亲信留下来给尹副院长护法。

  皇甫院长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径自回了书房,院子的门就那么开着,以免别人觉得里面藏着什么猫腻。

  云初玖为了防止被尹副院长看出破绽,特意在尹副院长没调息完毕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一副虚弱不已的模样让凤鸣三人驭剑搀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打开了禁制,凤鸣这才问道:“小九妹妹,你没事吧?”

  云初玖嘻嘻一乐:“当然没事了!这通天雷把我劈的很是舒服,而且还间接帮我教训了尹副院长那个老东西,简直是太爽了!”

  凤鸣三人眼角抽搐了一下,终于放下心来,心说也就小九师妹这样的妖孽才能抗住五个时辰的雷劈了。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