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吴恒更加的得意,因为巨熊给他反馈的信息是,老熊就要不行了。

  突然,吴恒感觉到神识一阵剧痛,与壮熊的神识联系竟然生生被切断了!吴恒直接就疼晕了过去!

  云初玖惊讶的一捂嘴:“艾玛,你怎么晕过去了?!不会是觉得自己要输了,所以不敢面对现实吧?!”

  看台上的吴导师顿时就站了起来,怎么回事?恒儿怎么会突然晕倒了?莫非是云初玖使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可是两个人距离并不是很近,即便是想使暗招也使不上啊!

  白导师见吴恒晕倒,急忙跑了过来,喂给吴恒一枚醒神丹之后,吴恒醒了过来,捂着脑袋惨叫道:“我和那头熊的神识被切断了!我的神识受损了!”

  白导师愣在了当场,看台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神识被切断了?这怎么可能?

  吴恒是灵宗八层,暴力蛮熊仅仅是十六阶,它根本没有可能切断吴恒的神识,那么吴恒的神识到底是被谁切断的呢?

  就在此时,云初玖鄙夷的说道:“吴恒,你为了不给我跪下认错竟然装伤,真是臭不要脸!你的神识怎么可能被人切断呢?小熊熊的神识根本没有你的强悍,莫非是被白导师切断的不成?或者你想诬陷是我把你神识切断了?”

  “你!你胡说八道!我的神识明明就是被人切断了!”吴恒忍住神识的疼痛吼道。

  “拉倒吧!你要么是装伤要么就是学艺不精,驭使的过程中走火入魔了这才伤了自己的神识,对了,前几天你还不能驭使成功呢,今天竟然一下子就成功了,莫不是用了什么邪魔歪道,所以才走火入魔了?真是报应啊!”云初玖拍着巴掌说道。

  吴恒被云初玖这么一说,就有些心虚,难道真的是我自己走火入魔了?叔叔给我迷兽散的时候,并没有说那东西有副作用啊。

  云初玖多精啊,一看吴恒的神色就知道自己误打误撞猜对了,于是鄙夷的说道:“如果你坚持认为是被人切断了神识,那就找皇甫院长和一些导师过来查验一番好了,先从你身上查起,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走火入魔。”

  “不用!不用查了!我没事儿,刚才只是旧疾复发,现在已经好多了,我们继续比试。”吴恒生怕事情败露,强撑着站了起来。

  “没事就好,不过咱们也不用比了,你看,你那头壮熊已经败了!”云初玖一指前面,只见那头壮熊正在被老熊扇巴掌。

  老熊一边扇巴掌一边用神识对壮熊说道:“忍一忍啊!小丫头说了,只要你配合我演好这出戏,她亏待不了咱们。”

  那头壮熊此时还处在懵*状态呢,艾玛,那个小丫头不是才灵宗一层吗?怎么就把那个死胖子的神识给切断了?我本来还以为她是说大话呢!

  吴恒脑袋嗡的一声,我输了?不行!我绝对不能输,他隐晦的看了白导师一眼,白导师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见原本被关在笼子里面的六头暴力蛮熊怒吼着冲向了云初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