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上虽然一片惊呼,但是并不太担心。

  灵兽园的导师不同于任课导师,他们的灵力要低很多,基本都是灵圣修为,那个白导师虽然只是灵圣六层,但是对付六头六头暴力蛮熊还是没有问题的。

  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蒙着黑布的笼子里面也传来了数声怒吼,里面竟然冲出来六头二十一阶的飓风烈焰虎。

  “天啊!二十一阶那可是相当于灵圣三层!白导师虽然是灵圣六层,但是也对付不了这么多只飓风烈焰虎啊?!”

  “而且还有六头暴力蛮熊呢,啊,不对,是八头,那两头说不定也会凶性大发。”

  “钱导师,快把阵法打开,咱们还是赶紧下去救人吧!”

  ……

  钱导师此时脑门上都是汗,他发现暴力蛮熊冲出来的时候就想要打开阵法,可是却发现阵法打不开了!

  “怎么回事?!快!来人!赶紧去把阵盘关掉!救人要紧!”吴导师嘴上焦急的喊着,心里却是冷笑,一个小丫头竟然和我斗?!我今天就弄死你,白导师最多被安个疏于职守的罪名,尹副院长周旋之下也不会受到太严重的惩罚,最坏的结果就是被解聘,到时候帮尹家做事就是了。

  看台上完全乱套了,这驯兽场的阵法是为了防止妖兽伤人的,所以阵法级别相当高,最快的办法就是关闭阵盘,可是云初玖他们能撑到那时候吗?

  众人还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那些暴力蛮熊还是飓风烈焰虎都是朝着云初玖的方向去的,根本没有搭理另一侧的白导师和吴恒。

  云初玖心里冷笑,原来这就是他们的后招,手段竟然如此的拙劣,这是准备放弃白导师这个棋子了?不过也是,用一个职位换我一条命倒也值得!

  妈蛋!想要我云初玖的命,没有那么容易!万不得已,我还可以使用小白脸给我的隐匿符和骤裂符,只不过我还不想把底牌露出来,我先试试别的办法,实在不行再激发隐匿符。

  云初玖想到这里,朝着白导师他们就跑了过去:“天啊,妖兽疯了!白导师救命啊!”

  白导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救命?要不是怕太露骨,我恨不能直接拍死你,救你没门!

  白导师给吴恒使了个眼色,吴恒惨叫一声歪倒在白导师身上,白导师焦急的说道:“云初玖,吴恒晕倒了,我先带着他到安全地带,你先坚持一会儿,马上就有人救咱们了!”

  白导师说完就想带着吴恒闪开,哪里想到云初玖就像跟屁虫似的紧追不舍,嘴里还喊道:“白导师啊,我仅仅是灵宗一层,哪里挡得住这些妖兽,我来扛着吴恒学长,你来抵挡妖兽吧!你身为导师,不会是想牺牲学生来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白导师气的牙直痒痒,这个云初玖实在是太刁钻了!

  那些妖兽可不管他们之间的事,见云初玖藏在了白导师身后,对着白导师就是数道风刃。

  白导师气的直翻白眼,这些蠢货,那个小丫头才是你们的攻击目标,你们攻击我做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