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最先怀疑的人就是吴导师,因为无论是动机还是身份,他都是最值得怀疑的人选,只是这一次恐怕是抓不住他的小辫子了。

  看台上的吴导师突然就失去了对飓风烈焰虎的控制,并且神识受到了不小的创伤,他为了防止露出马脚,尽管额头疼的满是汗珠,但还是咬牙没有出声。

  怎么回事?

  我的神识联系怎么会被被人切断?究竟是谁干的?

  吴导师第一个怀疑的就是焦急往下张望的钱导师,一定是姓钱的干的,他一直看我不顺眼,而且他的驭兽等级也比我高,一定是他用了什么秘法切断了我的神识,可恶!

  躺着背黑锅的钱导师正一脸懵逼的望着下面,原本他以为云初玖凶多吉少了,毕竟被六头二十一阶的飓风烈焰虎围攻焉有活路?

  可是,为毛那些飓风烈焰虎只是围着却不进攻呢?

  还有,为毛那些飓风烈焰虎和暴力蛮熊转而去攻击白导师和吴恒了?

  这些妖兽恨死了驭使它们的人,既然无法吃掉驭使它们的人,把这两个同伙吃掉也不错,于是疯狂的攻击白导师和吴恒。

  白导师已经醒了过来,虽然灵力比飓风烈焰虎高,但是一个人对付三头还可以,六头实在是有些吃力,更何况还有六头,不,八头暴力蛮熊呢!

  云初玖这货往地上一趴,一副我已经吓晕了的模样,实际上眼睛瞪的溜圆,笑嘻嘻的看热闹。

  白导师和吴恒哪里顾得上看云初玖,两人疲于保命,身上很快就鲜血淋漓。

  吴导师在看台上急的大声怒吼:“去破坏阵盘的人怎么还没成功?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旁的钱导师不由得心里冷笑,之前没看你着急,现在你侄子遇到危险了,你倒是着急了,这次的事情肯定又是你们叔侄搞的鬼,却没想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云初玖这个小丫头真是厉害!

  白导师和吴恒要毙命的时候,阵法终于被打开了,吴导师最先跃到了下面,还没等他出手,飓风烈焰虎和暴力蛮熊麻利的自己跑回了笼子里面,仿佛刚才凶性大发是众人的幻觉。

  吴导师也无暇顾及那些妖兽,赶紧掏出治伤的丹药给吴恒和白导师服了下去,两个人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至少一个月下不了床,特别是他们神识还受了损伤,想要将神识恢复如初,怎么也得需要半年的时间。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甫院长和几位副院长都赶了过来。

  云初玖这货此时也“悠悠醒转”拍着大腿嚎上了:“院长大人,您可要给我做主啊!那些妖兽都是被人驭使的,它们得到的命令就是要杀了我,驭使它们的人真是丧尽天良,缺了八辈子德,不得好死!”

  “钱导师,你马上和那些妖兽建立联系,问问它们到底是受何人驭使?”皇甫院长面沉似水。

  众人来到两个笼子前面,钱导师问过之后说道:“暴力蛮熊说驭使它们的人是白导师,飓风烈焰虎则是不知道驭使它们的人究竟是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