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导师自然不会不应允,他点了点头,在前面带路,众人跟着一起进了藏书楼。

  不过由于后面跟着的迷妹数量太多,只有一小部分被放了行,其余的人只好在外面眼巴巴的等着。

  帝北溟等人进去之后,帝北溟轻车熟路选了藏书楼八层,其余的人也跟着到了藏书楼八层。

  严导师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指了指靠窗户边上的一处位置说道:“当初尊上最喜欢在那里看书,这楼里除了修士五术之外的书籍,尊上几乎都读过,而且很是爱护书籍。”

  血无极顿时就不高兴了:“严导师,我怎么听你这话,似乎是说我不爱护书籍呢?”

  严导师干咳了两声:“无极少主自然也很爱护书籍,毕竟帮助很多本书完善了封面。”

  血无极这才不再说什么,巴拉巴拉的指着书架上面的书说个不停,显示他也都读过上面的书,引来迷妹们的阵阵惊呼。

  云初玖觉得这货实在是太能显摆了,简直比她还能嘚瑟。

  云初玖边啃着灵果边看着靠窗的那处位置,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每天派黄字班的学生把帝北溟坐过的那处位置霸占下来,然后出灵石高者就可以坐在那里,会不会是一条生财之道?

  众人正说说笑笑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老头儿,长的干干巴巴的,脑后梳了个小辫儿,不悦的呵斥道:“藏书楼什么时候成了茶楼了?要说书滚出去说!”

  云初玖以为血无极非得大发雷霆不可,没有想到的是血无极摸了摸鼻子竟然什么也没说,灰溜溜的朝传送阵走去。

  严导师和帝北溟朝着老者微微行了个礼,然后也跟着往传送阵走去。

  老者突然出声:“那个吃货你留下!”

  众人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老者是在说谁,然后目光都对准了手里拿着灵果正在啃的云初玖身上,毫无疑问,老者说的肯定是这个云初玖了。

  云初玖一指自己:“前辈,您在说我?”

  老头冷哼了一声:“除了你还有谁?!竟然明目张胆的在藏书楼里面吃东西!你和那个血无极一样都是不着调的!你留下来,帮我干点活!”

  血无极听了老头的话不但不生气,心里还有一丝窃喜,这个老头果然是个明白人,我和小九妹妹脾性相投,自然是一类人,这货故意忽略了后面还有不着调三个字。

  帝北溟隐晦的给云初玖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胡闹,云初玖心里一惊,看来这个老头很是不简单,不但血无极不敢呛声,就连小白脸也很是忌惮,这个老头儿到底是什么人?

  众人走了之后,云初玖三口两口把剩下的灵果啃完,然后蹦跶到了老头面前:“前辈,您需要我帮您干什么活儿?”

  “抄书!”

  老头冷冷丢下两个字,然后就丢给了云初玖几本羊皮卷和一摞空白的羊皮卷,还有笔墨。

  云初玖虽然心里就跟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似的,但是想起帝北溟警告的眼神,只好把羊皮卷放在书桌上面,悲催的开始抄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