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看着自己的狗爬子字,无比后悔当初没有听帝北溟的话好好练字,这实在是太丢人了有没有?!

  “咳咳!前辈,我这狗爬子字实在是有碍观瞻,不如您换个人来抄?”云初玖抄了半页,眨巴眨巴眼睛把抄好的书递到老头面前说道。

  老头看了看云初玖抄的半页书,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继续抄,等你抄完,你的字自然就有长进了,不抄完不准吃饭,不准睡觉!”

  云初玖只好屁颠屁颠的回到书桌旁边继续悲催的抄书,心里的悔恨就跟滔滔江水似的,叫你嘴馋,叫你嘴欠儿,没事儿啃什么灵果?!

  云初玖又怨上了帝北溟,都怨小白脸,没事非得进来做什么?!

  还有乌鸡脑袋,要不是他非要来藏书楼,小白脸也不会说要进来,都赖这两个二货。

  这下可好,我算是掉坑里面了!也不知道这老头子是什么身份,又是想要做什么?不会是就想折腾我吧?!这一天天的抄书我哪有时间修炼啊?更别提吃喝玩乐了!

  云初玖悲催的一直抄到了太阳落山,老头才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下了课再过来继续抄,如果你敢不来,哼!”

  云初玖还想溜须拍马几句,发现老头已经不见了身影,这货撇了撇嘴,只好通过传送阵出了藏书楼。

  云初玖出了藏书楼,看见夕阳西下,天边绚烂的晚霞,一下午的郁闷之气总算是排解了一些。

  她一想起自己之所以被抓去抄书,都是帝北溟和血无极惹的祸也懒得去看他们,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打开隔离阵,把小黑鸟它们放出来,几只一起吃过了晚饭,靠坐在躺椅上琢磨心事儿。

  那个老头让我抄的书都是上古文字,我一个也不认识,究竟写的是什么呢?要是我能认识上古文字就好了,可惜,能够认识上古文字的人实在太少了。

  另外,小白脸今天说的对,我还是得抓紧修炼才行,按照我现在的灵力,别说天骄榜了,弄不好三个月之后的年中大比就有被淘汰的危险。

  云初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显然是有很多人在朝这里走了过来。

  云初玖皱了皱眉,不会是乌鸡脑袋他们吧?!

  “云学妹!云学妹!无极少主和尊上要参观一下你的院子,还不赶紧出来迎接?”

  院子外面响起众人的喊声。

  云初玖真想没好气的说声“滚!”,可是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只好打开隔离阵,笑眯眯的看向院子外面的人。

  最前面的两人自然是帝北溟和血无极,他俩稍稍靠后的位置是林瀚和南宫落月,再后面是三姝,最后面则是那些迷妹们。

  血无极撇了撇嘴:“云学妹,我以前没去过黄字班的宿舍,不知道可否方便让本少主参观一下?”

  云初玖虽然心里恨不得一巴掌糊死血无极,但是面上却笑着说道:“欢迎之至,各位请。”

  血无极大摇大摆进了院子,帝北溟却是一皱眉:“除了林瀚他们两个,你们不必进来了,聒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