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姝和众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云初玖的院子再次开启了隔离阵,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到了。

  血无极进了院子,四处打量了一眼,目光顿时被三棵珠珊果树和秋千吸引了,坐在秋千上面荡来荡去的。

  林瀚和南宫落月心里很是吃惊,他们本来以为黄字班的宿舍一定是很寒碜的,没想到虽然院子小了些,但是房屋看起来还是挺新的,而且院子里面满是花草甚至还有已经结了果实的三棵珠珊果树,尤其是那架秋千很是吸引南宫落月,也想坐在上面打会儿秋千。

  云初玖让四人坐在石椅上,然后拿出一壶茶和糕点还有灵果招待四人。

  血无极装模作样的说了几句,然后迫不及待的再次把林瀚和南宫落月两个倒霉蛋弄晕了。

  云初玖眼角抽搐了一下,看来得给林学长和南宫学姐一点补偿才行,否则实在是太对不住他们两人了。

  “乌鸡哥哥,这晕一次还行,你这又把两人弄晕了,一会儿怎么解释?”

  血无极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小九妹妹,你放心吧,我这次用了魅惑之术,他们会自行脑补场景的,一会儿咱们接着聊天就是。”

  云初玖点了点头,这样还不错,没想到乌鸡脑袋还是挺给力的。

  “小九妹妹,那个糟老头子让你帮着干什么活?”

  云初玖一听血无极提起这件事,顿时就怒了:“那个死老头子竟然让我抄书!抄的都是上古文字,我特么的一个都不认识!男神,乌鸡哥哥,你们认识上古文字吗?”

  帝北溟和血无极都摇了摇头,上古文字可不是谁都能认识的。

  “那个死老头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我怎么觉得你们俩都怕他呢?你们俩不是很牛叉吗?”云初玖不解的问道。

  “咳咳,正常来说,哥哥我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只是那个老头子很是邪门,神出鬼没的,想当初哥哥也曾反抗来着,然后,然后,咳咳”血无极摸了摸鼻子,不往下说了。

  云初玖眼睛一亮:“男神,乌鸡哥哥是不是被老头子给收拾了?”

  帝北溟勾了勾嘴角:“血无极那次在藏书楼吃东西,并且威逼别人跟着一起吃,然后就被那位前辈给丢到藏书楼外面了,而且还是被揍的鼻青脸肿丢出去的!他自然是不肯罢休,只是可惜,从那次以后,只要他一胡闹就会被狠狠揍一顿丢到藏书楼外面。”

  血无极尴尬的吼道:“行了!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做什么?!小九妹妹,那个死老头子让你抄了几本书?”

  “一摞子呢!特么的,让我以后天天去给他抄书,我都要疯了!”云初玖气呼呼的说道。

  “小九,前辈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老老实实的抄书就是。”帝北溟摸了摸云初玖的小脑袋说道。

  血无极看见帝北溟摸云初玖的头发,他手也痒痒的,但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却不能摸。

  “好吧!我就当练字了!只是我不认识那些上古文字,要不然还能有些意思。”云初玖被帝北溟摸了几下头发,觉得自己就顺毛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