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巴老头闻着烧鸡的味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朝着云初玖挥了挥手,瞥见云初玖走了之后,迫不及待的掰下一条鸡腿啃了起来。

  “对!就是这个味道!该死的老丁头,要不是和他打赌打输了,我说什么也逼着他给我做上几百只,算了,这只还是留着以后吃吧。”老头风卷残云啃完了一只烧鸡,把另一只收进了储物戒指。

  老头使用清洁术弄干净手之后,这才开始收拾书桌上面的羊皮卷古书,突然就发现了云初玖折好的画纸。

  干巴老头好奇的打开画纸,只见上面画的正是他自己,吹胡子瞪眼的很是形象,下面还有一行狗爬字:谨以此画送给我最最最敬佩的前辈,他,指引了我走向光明,他就是我心中的太阳。

  干巴老头胡子翘了翘,笑骂道:“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个奇葩!”

  干巴老头把画收了起来,想了想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几张纸塞到了一本羊皮卷里面,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云初玖离开藏书楼之后,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宿舍,这货心里始终惦记血无极和帝北溟的生日礼物。

  云初玖回到宿舍不长时间,外面就再次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云初玖屁颠屁颠的出了院子,果然是帝北溟等人。

  血无极嫌弃的看了云初玖一眼:“虽然你这院子又小又破,不过那三棵树倒是不错,还有那个秋千本少主也很喜欢,就勉为其难的在你这里待一会儿吧!”

  云初玖陪着笑脸说道:“尊上,无极少主,林学长,南宫学姐,里面请。”

  五人进去之后,云初玖依旧启动了隔离阵,那些迷妹尽管脖子抻的老长,却什么也看不到。

  五人聊了一会儿,血无极就迫不及待的把两个倒霉蛋弄晕了。

  “小九妹妹,生辰快乐!”血无极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一个大蛋糕,虽然不伦不类的,但看着倒也不错。

  “谢谢乌鸡哥哥!”云初玖笑的眉眼弯弯,很是开心。

  血无极看到云初玖的笑脸觉得,二十个厨子折腾一个月折腾出来的这个蛋糕也值得了。

  “这个不过是一点小心意,这才是哥哥送给你的礼物。”血无极递给云初玖一摞符篆。

  “小九妹妹,这里面有隐匿符,有骤裂符,最主要的还有三枚传声符,以后,你要是想哥哥我了,就可以给哥哥传讯息了。”血无极得意的说道。

  帝北溟听见血无极如此说,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什么都没说。

  “帝北溟,你的生日礼物呢?”血无极示威的说道,这些符篆可是他搜集了好长时间才搜集到的,帝北溟的礼物一定比不上我的。

  帝北溟从储物戒指里面抛出来一块石头,然后那块石头越变越大,最终变到足有房门那么大。

  帝北溟结印之后,上面竟然开始呈现了影像。

  云初舞等人出现在了影石上面:“小九!十五岁生辰快乐!”

  紧接着是灵华宗众人:“恭祝云小祖十五岁生辰快乐!”

  接下来是雷宗众人:“恭祝宗主十五岁生辰快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