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这些上古文字我一个也不认识,您教教我呗,我这要识字了,抄起来也能有感情不是?我的字也能写的更有激情一些。”

  老头撇了撇嘴:“没听说抄书和识字有什么关系,老实抄你的书就是了!快点抄,今天下午要是抄不完这本,就别想回去睡觉了!”

  老头说完,神出鬼没的又失去了踪影。

  云初玖撇了撇嘴,心里却是一喜,这个老头只是说不教却没说不会,这说明他是认识这些上古文字的,哼,只要你认识就行,我早晚能让你教给我。

  云初玖拿起毛笔悲催的开始抄书,抄着抄着就冒起了坏水,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炭笔和画板,不大一会儿就画了一张老头儿的画像,吹胡子瞪眼的很是形象。

  云初玖把画纸折了折然后塞到了几本羊皮书的中间。

  终于在太阳刚落山的时候,云初玖把干巴老头交待的那本羊皮卷抄完了,伸了个懒腰,喊道:“前辈!前辈,我抄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干巴老头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拿起云初玖抄的那本书翻了翻,边看边吐槽:“啧啧,能把字写的这么难看,你也够能耐的了。”

  “说是狗爬子字都抬举你了,我觉得弄只狗过来,都能比你写的好看。”

  “你那长的是手还是爪子?照着画也不至于写的这么难看,除了吃估计你也不会别的了!”

  ……

  云初玖在心里默念,忍,忍,我忍,乌鸡脑袋都打不过这死老头子,我要是翻脸纯属是找虐,就当他在骂他自己好了!估计这死老头子写字也很是难看,否则他怎么不自己抄书呢?嗯,一定是这样!

  云初玖用精神胜利法成功的阻止了自己发飙的冲动,终于干巴老头吐槽够了,这才挥了挥手:“滚吧,明天下午准时过来,否则,哼!”

  云初玖笑的跟朵花似的说道:“前辈,您放心,我明天下午一定会准时过来的。虽然我只抄了两天书,但是我现在已经上瘾了,一天不抄就觉得少点什么,我现在不吃饭不睡觉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不抄书,如果一天不抄书我就觉得我的人生都不圆满了……”

  干巴老头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能忽悠了。

  “前辈,为了感激您对我的提携,你需要点什么,明天我给您带过来?老丁头的烧鸡味道不错,您想不想尝尝?那烧鸡外皮金黄,外酥里嫩……”

  “两只!”

  啥?

  虾米?

  云初玖正在那巴拉巴拉描述烧鸡呢,听见干巴老头说的“两只”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了一下才明白干巴老头的意思。

  卧槽,还说我是小吃货呢!弄了半天这丫也是个老吃货!哼!有弱点就好办,我一定让你把上古文字教给我。

  “没问题!前辈,我储物戒指里面就有,您拿去吃吧!”云初玖把用油纸包好的两只烧鸡递给了干巴老头。

  干巴老头几乎是抢过去的,然后觉得有些掉价,瞪了云初玖一眼:“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滚吧!明天准时过来!”

  “前辈,那我就滚了哦!明天见啊!”云初玖心里撇了撇嘴,你就是个老吃货,还跟我拿乔?你等着,早晚我会让你露出本性!

  干巴老头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能把滚字说的如此自然的,也就这个小吃货了。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