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问题来了,一共五个人,两个人一张桌子,怎么分配?

  最合理的分配莫过于帝北溟和血无极一张桌子,云初玖和南宫落月一张桌子,林瀚自己一张桌子。

  没有想到的是,帝北溟坐下后,不耐烦的说道:“都愣着做什么?赶紧坐下,马上就要上课了。”

  帝北溟说完一挥袖子,离他最近的云初玖直接就跌坐在了椅子上面,两个人就成了同桌。

  “你们俩坐在前面那张桌子,本少主自己一张桌子就行了!”血无极心里暗骂,该死的面瘫,没想到鬼心眼还挺多,竟然被他抢先了。

  这时,寄煞导师走了进来,微微朝帝北溟和血无极点了点头,正常开始上课。

  云初玖听的心不在焉,因为这些课程寄煞导师都给她讲过了,再加上昨晚没睡觉,不知不觉就有些昏昏欲睡。

  这货快要睡着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握在了掌心里面,低头一看,帝北溟借用宽大的衣袖遮掩,光明正大的握住了云初玖的左手。

  云初玖这货万年厚的脸皮竟然微微红了,莫名的脑海里面就响起了一首歌: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帝北溟握着云初玖温软如玉的小手,心里痒痒的,都怪那个该死的血无极,成天到晚像跟屁虫似的,我都没有机会和小九单独相处,等小九旬休的时候,我说什么也要单独和小九在一起

  直到灵力课结束,帝北溟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云初玖的左手,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血无极,咱们该离开了,走吧,去和皇甫院长辞行。”

  帝北溟想了想又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三件上品灵器递给云初玖三人:“多谢三位学弟学妹的陪同,有劳了。”

  血无极也像模像样的拿出三样上品灵器分给了三人,还额外的给林瀚和南宫落月每人一件上品灵器:“你们陪同的更尽力一些,理应多得点。”

  林瀚和南宫落月受宠若惊连连称谢,并且同情的看了云初玖一眼,无极少主显然很不满意云学妹,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云初玖心说,乌鸡脑袋倒是会演戏,那我就陪他演演好了,于是这货脸上露出一副尴尬不已的模样,讪讪的跟在后面。

  帝北溟和血无极与皇甫院长辞行之后,在众人的欢送下离开了天元学院。

  林瀚和南宫落月顿时就被很多学生围拢,询问这三天的细情,并且传看他们得到的灵器。

  云初玖这边就冷清多了,长眼睛的都看出来尊上和无极少主对她很是不满意,不过也是,听说这几天云初玖被藏书楼的一个老头留下来做苦力,根本没时间陪尊上和无极少主,也真够倒霉的!

  凤鸣三人听了众人的议论心里好笑,这些人要是知道尊上和无极少主与小九师妹的关系,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不得不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