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海剑齿鲸算是倒了血霉了,它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损的人,而且这个小弱鸡的灵力攻击为何这么变态?!竟然还可以控制爆发的时间,她真的只是灵宗一层吗?

  吞海剑齿鲸不停的在海水里面翻滚,还没等肚腹里的疼痛缓解,眼睛和后庭又再次遭受了攻击,鲜血很快就把海水染红了。

  云初玖才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双手挥舞个不停,不断的指挥紫色小针自爆,至于紫色小闪电根本都不用她指挥,自动的想办法攻击吞海剑齿鲸。

  吞海剑齿鲸终于扛不住了,发出凄惨的叫声,翻着肚皮浮在了海面之上,然后消失不见了,海水也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云初玖正在琢磨这是不是通过的时候,眼前白光闪过,看到眼前场景的时候,云初玖简直想把试炼塔的器灵掐死。

  云初玖现在是被藤蔓吊在一处山崖峭壁之上,下面是一只二十二阶的金刚裂地蛮熊,张着血盆大口,流着口水等着云初玖掉下来。

  山崖之上有一只二十二阶的独角暴牛正在啃食藤蔓,看那啃食的速度,最多半刻钟吊着云初玖的这根藤蔓就会断裂。

  最要命的是悬崖不远处还有一条同样二十二阶的毒纹双尾蟒正在往云初玖这里蜿蜒爬行。

  俗话说腹背受敌就够惨的了,特么的,我这是全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受敌啊!

  云初玖想起了前世看到的一副画,树枝上挂着一个人,树马上就要断了,树上有一条蛇,树下有只狮子,河里有两只鳄鱼,特么的,我这状况简直比那个人还要惨!

  云初玖大脑快速的运转,此时必须快速的做出决断,否则一丝逃生的余地都没有了。

  如果这里不禁飞的话,倒是可以轻松逃脱,可是特么的恰恰是禁飞的!现在应该怎么办?

  云初玖目测了一下这里离地面的距离,如果跳下去的话估计会被摔个粉身碎骨,可是如果往上面爬的话,不但要对付一头独角暴牛,还要对付那条毒纹双尾蟒,也是没有活路。

  毒纹双尾蟒离云初玖越来越近,云初玖甚至都可以闻到毒纹双尾蟒腥臭的味道,云初玖不是没想过进行灵力攻击,但是她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得手,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难道真的要先死上一回?

  不,哪怕不是真正的死亡,我也不想尝试死亡的滋味,一定会有办法的,冷静,冷静下来。

  相比较向上爬还是跳下去比较有利,但是怎样才能保证既不被摔死又不被那头金刚裂地蛮熊咬死呢?

  云初玖突然眼睛一亮,从储物戒指里面噼里啪啦的就往下面扔妖兽尸体,那头金刚裂地蛮熊先是一愣,然后一想,反正上面那个小弱鸡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先吃点也不错,于是低头开始吃那些妖兽的尸体。

  云初玖见状,毫不犹豫的松开了藤蔓,然后竟然沿着悬崖快速的攀爬了下去,那条毒纹双尾蟒就是一愣,这个人类小弱鸡怎么比我们蟒蛇还擅长攀爬,这悬崖十分的陡峭,她是如何这么快速的爬下去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