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导师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确实,他之前阻止云初玖进入试炼塔就是没瞧得上她,觉得这样一个废物根本没有资格进入试炼塔,所以有意刁难。

  血无极看到牟导师那怂样,气就不打一处来,正想再怼他几句的时候,帝北溟说话了:“小九虽然性情跳脱,但她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恐怕不是她自己偷溜进去的。”

  牟导师听见帝北溟嘴里说出小九两个字的时候,简直比听到血无极说小九妹妹还要惊悚,他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发烧了,要不然怎么看到的、听到的都这么不正常呢?!

  “牟导师,你把当时的情形再给尊上和无极少主说一遍。”皇甫院长狠狠掐了牟导师一把,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迷迷糊糊的?!虽然天元学院地位特殊,可是如果尊上和无极少主迁怒于你,你一个小小的导师就等着倒霉吧!

  牟导师这才醒过神来,巴拉巴拉将当时的情形讲述了一遍,血无极顿时就瞪着眼睛说道:“你就看到我小九妹妹一个背影就断定她是偷溜进去了?你就给我小九妹妹扣了一口黑锅?说不定是谁把我小九妹妹拽进去的呢!”

  “无极少主,之前那些学生都是先进去的,进去之后就会被传送到试炼场景,怎么可能会拽云初玖进去?”

  血无极恶狠狠的瞪了牟导师一眼:“不管怎么说,小九妹妹也不会偷溜进去,你马上想办法澄清,否则我饶不了你!”

  牟导师简直要哭了:“无极少主,您让我怎么说?难道说是试炼塔把云初玖吸进去的不成?”

  听到牟导师这么说,帝北溟的心里一动,小九的体质特殊,说不定还真是被试炼塔的器灵弄进去的。

  “牟导师,你给本尊一块玉牌,本尊要闯试炼塔。”帝北溟想到这里对牟导师说道。

  牟导师看向了皇甫院长,皇甫院长叹了口气说道:“尊上,你也知道人进入试炼塔之后,是被单独传送到一个场景的,您即便进去也是无法找到云初玖的。”

  “如果闯过第九层,就会找到试炼塔的器灵,到时候本尊就可以威逼它放出小九,这是唯一救小九的办法。”帝北溟沉声说道。

  皇甫院长一愣,他没有想到帝北溟竟然可以为云初玖做到这个程度,他劝说道:“尊上,虽然您的灵力在天元大陆算得上翘楚,但是想要闯过第九层实在是难上加难,更何况长生殿的事务怎么办?试炼塔里面禁用符篆,如果有急事,我们根本没法通知你。”

  “本尊在学院的时候曾经闯到过第六层,那时候的灵力比现在低很多,我相信我这一次可以闯到第九层,不必多说,给我玉牌吧!”帝北溟眼睛里露出坚定的神色,小九等着我,我一定可以把你救出来。

  牟导师正想把玉牌递给帝北溟的时候,就见试炼塔的第三层亮了起来,牟导师惊呼出声:“云初玖竟然闯到了第三层!这怎么可能?她只有灵宗一层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