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众人觉得青云小组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只见那个黑丫头停住不跑了,蹲在一丛野花前面,半晌没动弹,似乎在发呆!

  过了一会,又跑到另一从野花前面继续发呆!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黑丫头在做什么?赏花?这也太不是时候了吧?这心得多大啊?那边打的如火如荼,你在那赏花玩?

  黑丫头冲着这边的六个人喊了什么,然后这些人像猫戏弄老鼠似的,似乎是在耗费铁骨熊的体力,更像是在拖延时间!

  曲长老撇了撇嘴:“愚蠢!难道他们以为这一轮的考核是时间到了就过关吗?真是小瞧本长老的智慧!”

  众人觉得曲长老说的有道理,这一次黑丫头算是猜错了!

  那个黑丫头依然在数处花丛中奔跑发呆,然后站在了一丛野花旁边,拿着小匕首,冲着那六个人喊几句!

  此时,两只铁骨熊已经被戏弄的快蒙圈了,只见其中两个人向黑丫头的方向跑了过去,剩下的四个人则两两一组,故意引着铁骨熊朝另外两个方向跑了过去!

  议事厅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唱的哪一出?黑丫头想干什么?

  很快那四个人也都停住了脚步,然后黑丫头又喊了一句什么,四个人终于结果了两头铁骨熊的性命!

  “咦?曲长老,你说这黑丫头是在做什么?”其中一个长老不解的问道!

  曲长老不知为何,心里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敷衍的说道:“哼!故弄玄虚罢了!他们一分开,这回死的更快了!”

  曲长老的话音还未落,众人发出了一阵惊呼!

  “我的天啊!这,这,这是,怎么会这样?”

  “啊,怪不得之前黑丫头来回跑来跑去,原来是有原因的!”

  “真是太出乎意料了!有意思!有意思!”

  “天啊,还可以这样?黑丫头实在是太贼了!”

  “曲长老,你这轮测试算是被黑丫头玩坏了!哈哈哈!”

  ……

  曲长老定睛一看,差点气晕过去!我冥思苦想的第二轮测试居然被黑丫头如此戏耍,简直太丢人了!

  只见青云小组分成了三组,每组守着一丛野花!

  就在铁骨熊尸体消失过后,野花丛中重新冒出一只铁骨熊,没等这只铁骨熊反应过来,青云小组的兵器就砍了过来!

  一个人专门刺眼睛,一个人专门捅菊花!

  可怜的铁骨熊还没反应过来就丢了大半条命,半柱香的功夫就杀死了一头铁骨熊!

  如此反复,到了后来,可能是手法熟练了,连半柱香的时间都用不上!

  “不可能!不可能!黑丫头怎么会知道铁骨熊会从这三处野花丛里面冒出来?!”曲长老气的直跳脚,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

  青云小组的人就跟打地鼠似的,别说十轮了,就是二十轮也没问题!真是太轻松了有没有?!

  众人也议论纷纷,黑丫头是怎么发现阵眼所在的?草原上的野花可不止那几丛,她怎么一下子就找到了?

  “估计与她之前的行为有关,老夫也很是好奇啊,只能等测试结束了问问黑丫头吧!”幽峰主见青云小组表现不错,与有荣焉的说道!

  曲长老觉得自己的老脸都没地方放了,气呼呼的说道:“过了两轮又怎么样?!还有第三轮呢!他们肯定过不了第三轮!”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