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本来还以为自己要被摔个狗啃屎呢,没想到下面软乎乎的,难道是有人准备了垫子?

  云初玖定睛一看,乐了!

  “啧啧,尹素莲,你平时和我不对付,没想到你还挺关心我的,知道我被弹送出来了,竟然主动在下面接着我,真是天元好同学啊!”

  尹素莲本来就被砸的不轻,再听到云初玖这么说,哽的一声气晕了过去。

  云初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虽然你看到我安然无恙很是激动,但也不至于激动的晕过去吧?啧啧,没想到你对我是真爱啊!”

  众人都不忍直视了!

  无耻!

  真是太无耻了!

  明明是你把人砸晕的,竟然在这里扮无辜,你丫真是不要脸啊!

  云初玖没事儿人似的站起来,然后就看见了远处站着的帝北溟,帝北溟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睛里的思念和关心简直浓的都要溢出来,云初玖的心里就是一暖,可是她现在还是太弱,如果两人的关系公开,恐怕就是帝北溟也护不住她。

  于是,云初玖朝着帝北溟眨了眨眼睛,然后蹦跶到了皇甫院长的面前:“院长大人,我出来了!让您担心了!”

  皇甫院长虽然心里很是激动,但是脸上却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胡闹!你为何要偷溜进试炼塔?”

  云初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院长大人,我可不是偷溜进试炼塔的,我是被试炼塔的器灵给强行吸进去的,我算是倒了大霉了!我在里面是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到了最后,还是花灵石买通了器灵,它才把我放了出来,这丫纯属是想折腾我啊!”

  云初玖说这话的时候,音量不小,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听见了云初玖说的话,顿时就炸锅了!

  “什么?云初玖不是偷溜进去的?是被器灵强行吸进去的?”

  “这怎么可能?莫非她是为了逃避惩罚才这么说的?”

  “不应该,云初玖虽然胆大包天,但是又不傻,而且她还看见了之前那些人领取玉牌,估计她说的是真的,毕竟她是天雷灵根,天道都不容的,估计试炼塔的器灵就想把她困死在里面。”

  “你这么一说,倒也说得通,但是她是怎么闯到第九层的?”

  “她不是说了吗?那个器灵就是想折腾她,估计是折腾够了,又讹了她一笔,这才把她放了出来,要不然你觉得一个灵宗一层能闯过九层?这简直是笑话。”

  ……

  在场的人虽然将信将疑,但是也都觉得云初玖一个灵宗一层是不可能靠着自己闯过九层试炼塔的,一定是试炼塔的器灵放了她一马。

  皇甫院长自然不会深问,于是说道:“你在里面也是遭了不少的罪,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再来书房见我。”

  云初玖点了点头,朝着帝北溟和血无极微微施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

  帝北溟和血无极为了做戏做全套自然不会也跟着离开,而是继续在试炼塔前面打坐,其实心早就飞到云初玖那里去了。

  云初玖回到宿舍,美美的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倒在床上就睡,这些天简直是乏累透了。

  似醒非醒的时候,就感觉床上多了一个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