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院长见两人拜师完毕,于是说道:“江老,您收云初玖做徒弟的事情,是否需要办个仪式之类的?”

  干巴老头想了想:“暂时不用,我那仇家虽然一直没有消息,但是没准还没死,如果知道小丫头是我的徒弟恐怕对她不利,待我功力恢复之后,此事再议。”

  云初玖发现,自从看见鸿蒙天地果之后,干巴老土整个人的气势就变的不一样了,之前是乖张乖戾的怪老头,现在则有了一代大能的架势,看来自己的这个师傅以前是个了不得的人。

  不过也是,皇甫院长都对他这么恭敬,身份一定不简单。

  云初玖虽然心里好奇,但是也没问,有些事情如果想让我知道,师父自然会告诉我的。

  干巴老头对云初玖说道:“丹药炼制出来之后,我恐怕要闭关两个月到三个月时间,你不可懈怠,知道吗?”

  “师父,你放心就是,我可是勤学苦练的好学生,不会偷懒的。”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干巴老头看着云初玖的笑脸,觉得往日毫无期盼的日子突然就鲜活起来,觉得自己能够收这么一个徒弟简直是上天的眷顾。

  时间过的飞快,又是一个月过去,这天旬休,云初玖再次来到了长风客栈。

  徐长老把脉之后,还是连连叹息:“那些滋补的灵药你都吃了吗?”

  云初玖点了点头:“按照您说的,我全都按量服用了,怎么?还是没有好转?”

  徐长老点了点头:“一丝进展都没有,恐怕老夫的诊断并不准确,唉,还是找别人再看看吧!”

  云初玖对此心里早有准备,因此也并不太意外,谢过徐长老之后返回了天元学院。

  云初玖拿出传声符把事情和帝北溟说了一遍,帝北溟安慰道:“我前些日子就把你的事情和我师父说了,估计很快就能有回信。小九,你对此不必有太多的担心,别说能治好,就是治不好,我也不会放在心上,我认定的是你这个人,无论你是什么样,我都喜欢。”

  云初玖心里一暖,她知道帝北溟是个不擅长表达的人,能够把话说的如此直白就是怕她太过担忧。

  “男神,放心吧,我不会过于担心的,总会有解决办法的,连天道都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还怕这小小的疾病。”

  云初玖收起传声符,不由得叹了口气,别的倒好说,只是这葵水不来,恐怕将来就无法受孕,也就不能生宝宝玩了。

  小黑鸟听见云初玖的话绿豆眼一翻,艾玛,这个黑心主人,竟然连自己的宝宝都不放过?!人家生宝宝都是用来疼的,她倒好?竟然是用来玩的!可怜的小主人啊,你将来的日子一定是水深火热啊!

  随着年中大比时间的临近,天元学院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学生们开始更加努力的修炼,生怕被劝退,如果被劝退,那实在是太丢人了!

  云初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又该到突破的日子了,她体内积攒的灵力已经足够多,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突破,而且她有信心,这一次突破的层数一定不止两层,因为在试炼塔一个月的试炼简直比得上半年的修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