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又接着说道:“小九,你不用担心,师父他老人家如果有时间会亲自见你,到时候他一定有办法帮你把丹田之内的怪草除掉的。”

  云初玖给帝北溟回复了之后,对着丹田之内的怪草就是一阵臭骂:“特么的!该死的狗尾巴!你说你长在哪不好?偏偏长在老娘的丹田里面!以前害我变的又黑又瘦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耽误我生猴子,你等着,我饶不了你!”

  怪草心虚的把叶子蜷缩在一块,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谁让只有你的丹田能吸收雷电之力呢?而且我又不像那破镜子和破珠子,可以不用吸收营养,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云初玖骂了一阵,想起自己丹田之内的三个煞星就是脑瓜仁疼,一个比一个不省心,那两个也说不定给我带来什么坏处呢!都特他么的是不请自入的主,臭不要脸!

  被迁怒的太虚镜和黑珠子都恶狠狠的瞪了怪草一眼,都是你丫惹得货,臭不要草脸!

  怪草难得没有动作,因为这货陷入了深深的悲伤,小白脸的身份不简单,臭丫头一看也不是省油的灯,将来一定有办法把我除掉,难道我只能再次变回种子?呜呜呜,我不要,人家还要修成人身呢

  可是,它现在不敢再动弄死云初玖的念头,如果那样的话恐怕最后连变成种子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个小白脸现在封印未除,如果封印解开,呜呜,想想都好可怕!

  云初玖叹了口气,反正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以后再说吧,还是先准备年中大比的事情吧,之前在试炼塔里面耗用了很多物资,得在大比前补充一下。

  于是,云初玖就给暗风发了传声符,交待他购买和搜集一些东西。

  暗风接到云初玖的传声符之后,一脸的懵逼,九小姐这是要去大比还是去安家落户啊?这要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辣椒面十麻袋?食盐十麻袋?花椒面十麻袋?大石头若干?

  这些倒还可以理解一下,只是还要十丈红布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准备自己给自己做嫁衣?

  暗风虽然不解,但还是按照云初玖的吩咐开始购买或者搜集她要的东西,然后在旬休的时候把东西都交给了云初玖。

  暗风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于是问道:“九小姐,别的东西都好说,您要那么些红布做什么?”

  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斗牛啊!”

  斗牛?

  斗什么牛?

  云初玖见暗风一脸的懵逼,就把试炼塔里面的事情巴拉巴拉说了一遍,暗风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样也可以?一块红布就把二十二阶的独角暴牛弄跳崖了?

  几天之后,年中大比的日子到了!

  皇甫院长照例做了一番大比前的动员,无非就是让众人倾尽全力,免得被淘汰之类的,并且重点强调了,在大比之时允许互相抢夺,但是不能伤及性命,否则一定做开除处理。

  皇甫院长讲完话以后,宣布此次负责年中大比的是肖副院长和蒋副院长,当然还有一众导师跟着。

  一年级的新生此时脸色有些涨红,心情又是激动又是有些许的忐忑,激动的是可以检验一下这半年所学,忐忑的是,生怕自己的成绩排在最后会被淘汰。

  相比较之下,天字班的学生就自信多了,他们认为,别说淘汰五十名了,就是淘汰一百名也不会把他们淘汰掉,毕竟有黄字班垫底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