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成果,很好,对方脸上一点伤也没有,即使说被打了,也查不出来伤痕!

  而且,云初尔这么一滚,身上的鞋印都被他滚没了!

  云初玖扫视了一眼看热闹的下人们,那些下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如果有人问你们,你们就说二哥眼神不好,自己跌倒的,听见没有?如果谁乱说话,就让他试试我的小九无影脚!”

  太凶残了!

  太无耻了!

  明明是你踹的好不好?!

  睁眼说瞎话真的好吗?

  不过,这些下人们可不想挨踹,况且他们都是家主府的人,即便云初玖再混账,也要向着云初玖说话!

  云初玖见这些下人们纷纷点头,满意的翘了翘嘴角,从云初尔的钱袋里面抓出几锭银子,肉痛的抛给他们!

  “喏,拿去压压惊吧!还有,以后谁再敢背后骂我,小心我的小九无影脚!”

  云初玖说完,大摇大摆的背着树枝蹦跶走了!

  那些下人们看了看那边惨嚎的云初尔,又看了看手里的银子,顿时心里有了决定!

  “啊!不好了!二少爷自己跌倒了!”

  “二房的下人都跑哪去了?快来人啊!二少爷摔的好惨啊!”

  ……

  云初尔被这些无良的人气的哽的一声,竟然晕了过去!

  云初尔的跟班们很快就赶了过来,云初尔本来准备从云初玖这里弄点银子去喝花酒,就把这些跟班都支开了,那些下人也乐的清闲,正准备回二房呢!

  家主府的人见二房的人过来,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说道:“哎呦!二少爷走着走着就跌倒了!你们快看看吧!”

  “是啊,会不会二少爷喝多了啊?快抬回去请郎中看看吧!”

  ……

  云初尔的跟班们虽然疑惑不解,不过,云初尔身上确实没有伤痕,不像被人打的,再说,在云府谁会打二少爷啊?一定是少爷自己摔的!

  家主府的下人们看见云初尔被抬走之后,一个个捂嘴偷笑,九小姐可真够损的,二少爷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算他醒来说是九小姐打的,也没人相信!

  九小姐不是公认的废柴吗?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居然把炼灵二层的二少爷揍了,真是奇怪!

  似乎,好像,九小姐也没那么讨厌,这赏钱可是比任何一位主子给的都多!

  云初玖不知道自己的洗白之路已经有了一点进展,此时她正在云啸天的书房外面探头探脑!

  里面传来一声清咳,一道浑厚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小九吗?进来吧!”

  云初玖酝酿了一下情感,想着自己悲催的穿越,顿时泪流满面,再加上之前求帝北溟的时候就把眼睛哭红了,看起来好不凄惨!

  “祖父,祖父!小九知错了!祖父,小九来负荆请罪了!

  聚灵丹被白渣男骗去了!他还差点杀了我!我现在完全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

  呜呜,祖父,我错了!您打死我吧!我不是人!我忘恩负义!我就是一头白眼狼!

  祖父,您把我打死之后,把我和爹娘的衣冠冢合葬在一起吧!我今生没能报答云府的养育之恩,来世一定做牛做马偿还今生的罪孽!

  呜呜,我好后悔,呜呜,祖父,您打死我吧!最好一掌就拍死我,千万别让我多受罪!”云初玖小身板哭的直哆嗦,似乎随时要晕死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