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儿,这人即便是死了,也应该有尸首啊,怎么就不见了呢?这里又不能使用隐匿符,她去哪了?”

  领头的蒙面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能搜的地方都搜了,可是一直没有那个臭丫头的下落,这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他突然把目光对准了悬崖下面,难道是小丫头毒发身亡坠到了悬崖下面?他走到悬崖边上往下张望,下面一片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见,他咬了咬牙:“咱们兵分两路,一半在上面继续搜索,另一半随着我从另一边绕下去,到悬崖下面看看,那个臭丫头八成是毒发身亡掉下了悬崖。”

  趴在悬崖壁上的云初玖听见带头的蒙面人如此说,心里就暗骂:“靠!真是狡猾!我必须得想点办法,要不然他们到了下面,没有了云雾遮掩,就会发现我了!”

  云初玖把小黑鼠放了出来,让它在悬崖上开始挖洞,等到洞挖好了,云初玖藏在了里面,并且用洞里面的碎石把洞口堵上了,并且还扒拉了几条藤蔓做掩护,通过细小的缝隙向外观看。

  领头的蒙面人绕路到了悬崖下面,并没有找到云初玖的尸首,他就更加的狐疑了,这个臭丫头到底去了哪里?

  他还真看了看悬崖的崖壁,上面除了藤蔓和稀稀落落的药草之外,并没有云初玖的身影,再说了,这里禁飞,臭丫头也不可能挂在崖壁上!

  领头的蒙面人又搜查了一会儿,最后失望离开了。

  云初玖没有急着出去,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藏在哪里等着我自投罗网啊?我就在这洞里待着,凤鸣他们肯定会给肖副院长他们送信,等到他们到了这附近,我再出去,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云初玖为了长期居住,就让小黑鼠把洞扩大一些,小黑鼠任劳任怨的把洞挖的很是宽敞,云初玖就在这洞里面住了下来。

  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修炼,转眼就是三天时间过去了,这货待的有些烦闷,于是决定放松一下,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本话本,靠坐在最里面的崖壁上看话本。

  看到有趣的地方,这货兴奋的直跺脚,然后悲催了!

  她跺脚的地方竟然塌陷了下去,云初玖整个人垂直掉落了下去。

  云初玖正打算用粘丝爬上去的时候,眼前白光一闪竟然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货脑子里面只闪过一个念头,悲催了!

  云初玖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之中,洞穴很是宽敞,可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洞穴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口大棺材,黑漆漆的,怎么看着怎么渗人。

  云初玖当然不想在这里多待,可是发现根本找不到出口,想来这里是有阵法的。那就只能找到阵盘才行,只是这阵盘会在哪呢?

  云初玖找遍了整个洞穴也没有发现阵盘,她就把目光盯在了大棺材上面,恐怕这阵盘是在这棺材里面或者下面,虽然我狠不愿意动这玩意,但是为了能够出去,也只能动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