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一脸的莫名其妙:“你这老头,好不讲道理,不就一个小假人吗?你至于这么跟我拼命吗?还说是什么殷家的人,你就是个小抠!”

  “你,你明知故问!如果没有我的本命傀儡,我,我就会神魂俱散!”老者的残魂怒气冲冲的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伏翱大叔在逗我玩呢!既然如此,我不要那个小假人也行,那我就把这棺材弄走吧,反正你一个残魂也无所谓睡在哪,我觉得这棺材不错,以后我出去试炼的时候,就可以把它当床了!”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伏翱他们的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这小丫头的兴趣爱好果然异于常人,你睡在棺材里面,你就不瘆得慌?

  老者的残魂听说云初玖要把棺材弄走,更怒了:“你休想!这棺材是我的容身之所,你不准拿走!”

  “恐怕不止是容身之所吧?这里面一定有大秘密,再说了,你觉得你有资格让我不拿走吗?我只要弄死你,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云初玖很是嚣张的说道,艾玛,仗势欺人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只是可惜这些残魂在外面没有办法施展,否则我早就把那些蒙面人虐死了,哪里用得着东躲西藏的。

  老者的残魂不停的挣扎,奈何他现在被众多残魂钳制,根本没有办法挣脱,他咬了咬牙:“我,我可以教授你傀儡秘术,你不要动我的东西。”

  云初玖心里暗乐,很好,就等着这一句呢,这货叹了口气:“老头儿,我这人很是心善的。”

  伏翱他们听到这句,差点吐了!你丫可拉倒吧!你用这句拐骗了多少人和兽啊?!不对,你还拐了我们数千残魂!你心善?你简直就是个黑心肝的小变态!

  就听见云初玖接着说道:“虽然你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但是你孤苦伶仃的藏在这里,恐怕当初也是有故事的人,没准还有深仇大恨什么的,可是你藏在这里能报仇吗?别说报仇了,恐怕用不了多久,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也看见了,我身边有很多的残魂前辈,他们为什么跟着我呢?因为我有上古青玉瓷瓶,而且我不怕雷劈,最主要的是我一定会找到太虚补魂阵,也会找到他们的躯体,不如你也跟着我吧,总比你在这里混吃等死强。”

  老者的残魂听到这里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云初玖绕来绕去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虽然他的神智现在是清醒的,但是疯癫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但靠着本命傀儡已经快保不住他的残魂了,不如,跟着她?

  那些残魂一看也都是上古的人,生前估计也都是一代枭雄,他们能选择这个小丫头,说明这个小丫头一定有过人之处,或许我等待了数万年就是为了等到她?

  老者的残魂正犹豫的时候,就听见云初玖说道:“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要你的傀儡之术,你送我出去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