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叉着腰大骂:“老头儿,你装什么装?你给我玩失忆啊?大叔,给我揍他!”

  伏翱苦笑道:“小丫头,他这不是装,有的残魂时间长了确实会慢慢失去记忆,看这个人幻化出来的服饰应该和我们是一个时代的人,数万年过去,难免记忆有所缺失,”

  “和你们是一个时代的人?大叔?那你认识他吗?你们那时代有没有姓殷的?”云初玖好奇的问道。

  伏翱摇了摇头:“不认识,不过我们那个时代确实有一个大家族是姓殷的,不过殷姓家族很是神秘,传说那个殷姓家族精通傀儡之术,只不过一直淡泊名利,如果入世的话一定会名声大噪。”

  “傀儡?对了,傀儡!我的傀儡呢!我的傀儡怎么都不见了?谁看见我的傀儡了?”老者的残魂开始大呼小叫。

  伏翱叹了口气:“看来此人真的是殷家的人了,只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云初玖见老者的残魂疯疯癫癫的也问不出什么,干脆直接就看向了棺材里面。

  棺材里面并没有尸体,只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小人,还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云初玖觉得那黑乎乎的东西有些眼熟,拿起来一看,不由得乐了,这不是太虚镜的残片吗?

  难道这太虚镜的残片还有保证神魂不散的功效?

  “大叔,这太虚镜残片能够保证你们的神魂不散?”云初玖好奇的问伏翱。

  伏翱摇了摇头:“太虚镜虽说是神器,但是没听说有此等功效,恐怕他的残魂不散与这小人有关,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应该是本命傀儡。”

  “本命傀儡?”云初玖觉得自己就像听天书一般,傀儡就傀儡呗?怎么还有本命傀儡?

  “本命傀儡是殷家的秘术,我也只是听说而已,传说每个殷家人在出生之后,都会由家族长辈用他的脐带血炼制一个傀儡,这样的傀儡就是本命傀儡,本名傀儡的作用不得而知,但是他的神魂不散,估计就是本命傀儡的缘故。”伏翱说道。

  云初玖觉得这也太神奇了,这么一个小假人就能保证神魂不散?她没敢贸然去拿那个小假人,而是看向老者的残魂。

  老者的残魂此时已经稍稍平静了下来,他恶狠狠的瞪着云初玖:“你究竟想怎么样?”

  “老头儿,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强抢民女的恶霸似的!是你想杀我,我才迫不得已反抗的好不好?!你把我吓的够呛,你是不是得赔偿点好东西给我啊?”云初玖边说边不要脸的把太虚镜的残片收进了储物戒指里面。

  “你!你不是已经把太虚镜的残片拿走了吗?我惹不起你们,我认栽,我送你们出去,就当咱们从来没见过!”老者的残魂怒气冲冲的说道。

  “说的倒是轻巧,就那么一块破残片就把我打发了?我看那个小人倒是挺精致的,不如送给我的灵宠当玩具吧!”

  老者的残魂都气抽抽了:“你,你,我和你拼了!”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