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辰之后,整个小院焕然一新,除了没有灵植装点以外,看起来还不错。

  春花四个人这回的态度恭敬多了,而且还带有一丝惧意:“九小姐,我们打扫完了。”

  云初玖看了它们一眼,打开隔离阵盘淡淡的说道:“你们是听谁说了什么,所以才觉得我是个好欺负的土老帽?如实招来,否则,我就在你们的脸上画两只小王八!”

  春花四个人听云初玖这么问,心里就是一惊,不过不敢不说,只好如实说道:“是点翠姐姐说的,她说,她说您比另外三位小姐差远了,就是个凑数的,殿主夫人很不喜欢您,巴不得您出丑。”

  “点翠是哪根葱?”

  “点翠姐姐是殿主夫人四大侍女之一,比我们地位高出很多,昨天她和我们闲聊的时候说的。”

  云初玖点了点头:“每次尹心莲她们来的时候,平时的一日三餐是怎么处理的?”

  “殿主夫人会给每名小姐院子里面配备一名丫鬟,专门负责取饭之类的事情,您这里,似乎殿主夫人没安排丫鬟。”

  “膳堂在哪个方位?”云初玖心里冷笑连连,老妖婆,你以为这样就能挤兑我?咱们走着瞧!

  春花指了指东北角:“膳堂在长生殿的东北角。”

  云初玖往东北角看了看,隐隐的有炊烟升起,估计那里就是膳堂了。

  “你们把关于长生殿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要是有所隐瞒,哼!”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把大菜刀拿了出来,在四人面前晃了晃。

  “九小姐,这,这不好吧?如果殿主夫人知道饶不了我们的!”春花颤抖的说道。

  云初玖拿着大菜刀在她脸上蹭了蹭:“如果你们不说我不说,我姨姨如何会知道?再说,你们能知道什么秘密?无非是长生殿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根本不叫什么秘密!可是如果你们不说呢,你们俊俏的脸蛋上面就会多了两个装饰物,你们到底说还是说呢?”

  春花四个人简直都要哭了,本来以为是来欺负土包子的,现在倒好我们变成被威胁的对象了!

  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云初玖说的对,只要我们不说,没人知道是我们说的,况且我们挑一些能说的说就是了。

  于是,四个人巴拉巴拉把长生殿的一些基本情况说了,比如说这里只是长生殿的后殿,尊上住在前殿,处理事务一般也都在前殿;

  帝北溟就被殿主夫人给支走了,估计十天半个月都回不来;

  老尊主正在闭关;

  长生殿膳堂的东西很好吃;

  ……

  云初玖听到膳堂东西很好吃的时候,心里就是一喜,对了,之前小白脸给我带过很多好吃的饭菜,估计都是长生殿膳堂做的,这次我一定要不虚此行。

  春花四人说的口干舌燥,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于是带着哭音说道:”九小姐,我们知道的都说了,别的真的不知道了!“

  云初玖自然知道她们是挑挑拣拣说的,不过也不在意,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走了。

  四人见状撒腿就跑,就像后面有狼撵似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