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跪着的柳叶自然是满心欢喜,该!你一个土老帽竟然敢毁了我的容貌,就等着挨罚吧!

  柳叶正得意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云初玖猛然对着她就是一脚,悲催的柳叶就是做梦也想不到,云初玖竟然当着殿主夫人的面也敢揍她,被直接踹出了会客厅,直接狠狠摔在了外面的青石板上。

  多亏是有灵力的人,这要是一般人非得直接摔死不可。

  屋里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一言不合就开揍,这也太彪悍了!再说了,这是什么地方?你这么做,岂不是在打殿主夫人的脸?你不想好了?

  殿主夫人脸色铁青,正要发怒的时候,就看见云初玖指着柳叶大骂:“你个大胆的奴才!大清早就因为你那点破事把我姨姨吵醒了!你不知道美容觉对一个女人有多重要吗?我姨姨供你吃穿,你竟然如此包藏祸心!

  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昨天不是你朝我要赏赐吗?我赏你两片柳叶有什么不对?你还有脸到我姨姨这里告黑状?!真是臭不要脸!

  再说了,我姨姨说过以后她就把我当成亲生女儿看待,这长生殿自然就是我的家,我作为主子教训你一个侍女有什么大不了?竟然还想挑拨我和姨姨的关系,呸!我姨姨那么睿智的人会听信你的谗言?!”

  柳叶本来就被摔的不轻,被云初玖噼里啪啦一通骂,顿时就懵逼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姨姨,其实我昨天,昨天,呜呜,受了很大的委屈,我就是怕您担心,所以我都忍着没说,没想到这个小、婊、砸竟然反咬一口,实在是奴大欺主啊!姨姨,您可一定帮我做主啊!我委屈的一晚上没睡着,早上都气晕过去了,罗管事好一顿叫才把我叫醒。”

  一旁的罗管事眼睛死死盯着地面,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殿主夫人被云初玖说的一愣一愣的,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她没有规矩殴打主人家的侍女?那小不要脸的说了那番话,我要是再这么说,她肯定说我违背了什么当亲女儿待的承诺。是啊,如果她把长生殿当成自己的家,主子教训侍女是没有什么不对。

  殿主夫人正为难的时候,就听见尹心莲说道:“云学妹,虽然你不把自己当客人,但是这柳叶一个姑娘家被你毁了容貌,以后怎么办?她不过是言语冒犯了你,你就这般手段,是不是太过残忍了?”

  云初玖深深的看了尹心莲一眼,尹心莲被她这一眼看的有些发毛,身体都紧绷起来,云初玖不会是想和我动手吧?虽然我不怕她,但是在殿主夫人面前我自然不好下死手,不过教训教训她未尝不可。

  “尹心莲,唉!难怪无极少主说你们尹家姐妹都是不要脸的主儿!我今天算是见识了!这是我们长生殿的家务事,你一个做客的叭叭什么?莫非这个柳叶和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对了,昨天这个柳叶可是把你一顿夸啊,还说秦学姐和百里学姐都不如你,难道这是你们尹家安排在长生殿的暗线不成?

  你这是打算把长生殿搅和的不得安宁,然后你们尹家伺机而动吗?再说,我姨姨还没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吗?你莫非以为现在是在尹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