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心莲被云初玖一顿抢白,气的脸色涨红,赶紧对殿主夫人说道:“殿主夫人,我,云初玖她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我只是看不惯她行事霸道而已。”

  “尹心莲,你不必说好听的,姨姨,你尽管问问尹心莲院子里面的侍女,柳叶是不是昨晚就去找尹心莲帮忙了?如果我猜的不错,柳叶这么大清早的过来闹腾就是尹心莲的主意,否则柳叶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大清早就折腾您?尹心莲她这是故意搅和咱们长生殿,真是阴险毒辣的小婊砸!”

  尹心莲听到云初玖这么说脸色顿时就由涨红变成了惨白,她知道自己中计了!

  殿主夫人看到尹心莲的脸色,就知道云初玖说的八成是真的,于是就把惜花叫了进来,惜花自然不敢隐瞒,把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和殿主夫人说了,尹心莲悔的肠子都青了,她根本没有想到云初玖会反咬一口,所以和柳叶说话的时候也没背着惜花。

  殿主夫人听完之后,面沉似水:“尹小姐,没想到你为了我们长生殿还真是处心积虑啊,一个小小的侍女都要帮着出谋划策,真是心思剔透啊!”

  尹心莲咬了咬牙,给殿主夫人施了一礼:“此事确实是心莲不对,心莲也是因为与云初玖多有摩擦,所以心里不忿,这才行事有些莽撞,还请殿主夫人见谅。”

  殿主夫人上一次就对尹家姐妹不喜,现在对尹心莲更加的厌恶,这个尹心莲心思实在是太过毒辣,恐怕我们长生殿里真的有尹家的暗线,我得给北溟提个醒,让他彻查一下。

  殿主夫人屡次被云初玖坑,那是因为她怕帝北溟和她翻脸,所以并未真的追究,否则云初玖再能狡辩,也逃不了一死。

  殿主夫人身为长生殿的殿主夫人怎么可能是胸无沟壑之人,不过是不和云初玖真的计较罢了,当然,她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殿主夫人心思转了几转,淡淡的说道:“罢了,此事就翻过去吧,柳叶冒犯客人,罗管事,她就交给你处置了!”

  柳叶此时已经吓的直哆嗦了,她知道她逃脱不了惩罚,但是容貌怎么办?于是,她奋力朝尹心莲喊道:“尹小姐,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办的,你答应过我给我生肌无暇丹的,快给我吧!”

  尹心莲恨不能一掌拍死她,一个拖累我的废物,还想要丹药?简直是痴心妄想,所以尹心莲沉默不语,就跟没听见似的。

  柳叶不敢置信的看着尹心莲:“尹小姐,你,要不是你的主意,我也不会来禀报殿主夫人,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你,你竟然如此狠心?”

  尹心莲阴狠的看了她一眼,心说,反正事情经过大家都知道了,我还怕你要挟不成?想要丹药,做梦去吧!

  柳叶被罗管事派人押了下去,云初玖嬉皮笑脸的说道:“姨姨,我就知道您最明察秋毫了!那什么,我还没吃早饭呢,您有没有什么好吃的,赏我点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