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黑珠子吸收够了,一脸餍足的飞回了云初玖的眉间,然后回到了丹田里面。

  云初玖正打算审问黑珠子的时候,云初玖感觉到眼前白光一闪,然后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小九!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帝北溟一直在禁地守候,看到云初玖被弹送出来,一把就搂在了怀里。

  云初玖正想和帝北溟亲近亲近的时候,就发现旁边还杵着两个人,一个是老妖婆,一个则是中年美大叔,这货矜持的说道:“北溟哥哥,那位就是我姨夫吧?”

  帝北溟本来一肚子的内疚和相思听到这一声“姨夫”顿时就出戏了,耳根微红,松开了云初玖。

  “小九,这是我父亲,父亲,这是小九。”

  帝凛寒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云初玖,灵宗二层?恐怕这不是小丫头的真实灵力,小丫头眼神灵动,一看就是跳脱的性子,倒是和北溟的性子截然相反。

  帝凛寒点了点头:“小九丫头,这件事情是我们长生殿的疏忽,我们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姨夫,您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哪里需要什么说法之类的,是不是,姨姨?”云初玖笑眯眯的看向一旁装鸵鸟的殿主夫人。

  “哼!这次是我的疏忽,给你点补偿就是了!但是你个小无赖也要反省自己,你要是不嘴馋会被陷害?人家明珠和百里燕怎么就没事呢?还不是因为你贪吃!”殿主夫人色厉内荏的说道。

  “娘!小九遭了这么大的罪,你就别说她了。”帝北溟不赞同的说道。

  殿主夫人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个小兔崽子真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娘,呸!这个小无赖才不会是我们帝家的媳妇!

  帝凛寒咳嗦了一声,殿主夫人和帝北溟都不说话了,显然在这家里,帝凛寒一家之主的地位牢不可破。

  “小九丫头,你和北溟的事情我都听夫人和我说了,虽然我们长生殿的地位用不着用联姻来巩固,但是北溟肩上的胆子很重,我希望他将来的夫人能够帮他分担一下。而你本身就是被天道所不容的天雷灵根,莫说分担,恐怕还会连累北溟。”

  帝北溟正要分辨,帝凛寒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打断自己:“当然,我也不是迂腐之人,只要你能证明你有能力自保,我就不会阻挠你们的事情。但是现在这情况,实在无法让我信服,一个小小的侍女就能让你陷入险境,你的警惕性实在是太差了。”

  云初玖心里一紧,相比较于老妖婆,这个老古板更加的难对付,她郑重的说道:“姨夫,您说的对,这次确实是我太大意了,由于之前太过顺心,我的警惕性降低了。不过,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总有一天,我会和北溟哥哥相互扶持,并肩而立。”

  “小丫头,口气倒不小,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这次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帝凛寒沉声问道。

  “点翠自然是要杀了的,至于尹心莲,倒是可以要挟尹家做出一些让步,长生殿也可以获得很多利益。至于我呢,反正一个月之后就是生死台了,我亲手杀死她就是。”云初玖云淡风轻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