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就这样放过尹心莲,你心里没有不甘?”帝凛寒心里有些吃惊,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道。

  “不甘?我云初玖的仇人,我自己亲手来解决才会更加的解气。再说,尹心莲最多也只是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即便做实了罪名,也不能把她如何。莫不如给长生殿换取点实际利益,不管怎么说,这长生殿将来也是我和北溟哥哥的,钱当然是越多越好。”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帝凛寒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个小丫头这是变相朝我示威吗?不过,这个小丫头的眼界倒是不错,考虑问题也算全面,再看看吧,如果真的能够自保,北溟又喜欢,倒也不是不可以。

  “此事就按照你说的办,不过,你是如何从禁地出来的?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帝凛寒话题一转,问到了禁地的问题。

  云初玖心里转了几转,挑挑拣拣的说道:“里面就跟个大鸡蛋似的,我看着怎么像混沌未开似的,于是我拿着大菜刀咔嚓咔嚓都给劈开了,然后我就被弹送出来了,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里面荒芜一片,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

  帝凛寒三人就是一惊,没想到云初玖竟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竟然误打误撞猜到了禁地的实质。

  “咦?你们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什么了?”云初玖见三人一脸的懵逼,不解的问道。

  “小九,那里封存的是混沌之气,或许你误打误撞破解了阵法,这才被传送了出来。”帝北溟虽然觉得这解释有些牵强,但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帝凛寒也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既然人没事,那就皆大欢喜,还是先处理尹家的事情要紧。

  尹心莲被软禁之后,她就把事情用传声符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尹家的家主尹庆华,尹庆华听说宝贝女儿被软禁了,马上就亲自赶到了长生殿。

  不过,无论是帝北溟还是殿主夫人都没心思搭理他,一直把他晾在客舍里面。

  终于长生殿的侍卫过来相请,尹庆华带着尹心莲来到了会客厅。

  尹庆华进到会客厅之后,就看见帝凛寒坐在主位上,帝北溟和殿主夫人分坐两侧,帝北溟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位少女,应该就是一直和尹家作对的云初玖了!

  看来,她从禁地被救了出来,这就好办了,只要人没死,大不了给点赔偿就是。

  “见过殿主、殿主夫人、尊上。“尹庆华抱了抱拳。

  帝凛寒倒还算客气:“尹家主,请坐,由于最近忙于相救小九丫头,多有怠慢,还望见谅。”

  尹庆华一脸的愧色:“殿主,小女虽然不是罪魁祸首,但是也无意之中做了帮凶,实在是有愧啊!小女年纪尚幼,行事有些冲动,还望殿主海涵。”

  尹庆华也不推脱,推脱也没有用,凭借长生殿的手段,肯定能把那个侍女审问的明明白白,心莲虽然没有直接害云初玖,但是帮着邀约,推波助澜,想摘也摘不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