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凛寒勾了勾嘴角:“尹家主,小九丫头是我们长生殿护着的人,你们尹家几次三番的要杀她,你们这是何意?我听说最近尹家发展的不错啊,地盘扩张了不少,又收了很多弟子,想必你们尹家是有些什么想法吧?”

  尹庆华顿时就明白帝凛寒的敲打之意,赶紧站起身来说道:“殿主,此事纯属误会!您可能不知道,我有个不成器的侄子,也在天元学院就读,和云初玖就有了一点摩擦。

  这混小子就向我二弟诉苦,我二弟也是纵容孩子了,就做了一些糊涂事,我已经教训过他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云初玖心里撇了撇嘴,这个尹家还真是蛇鼠一窝,一个陷害一个的,都不是好东西。

  帝凛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尹家主,小九丫头给了我一块录音石,你们尹家的暗卫可是对我们长生殿很不放在眼里啊,尹家主,如果你们尹家对长生殿有什么想法,咱们可以真刀真枪的比划比划,毕竟我们长生殿一直占据这天元大陆的头把交椅,难免有些人心里不服气。”

  尹庆华的冷汗都开始冒了出来,和长生殿真刀真枪的比划?开玩笑!谁能干得过长生殿?

  “殿主,云初玖的事情上确实是我们尹家有错,我们愿意拿出一千万的上品灵石赔偿给长生殿,以表示我们的歉意。”尹庆华想来想去,只有破财免灾了。

  云初玖见帝凛寒不说话,知道该自己上场了,于是嗷的一声就嚎上了:“哎呦喂!我的命真是好苦啊!本来以为有姨姨护着我,我就会安安稳稳了。没想到,长生殿也不好使啊,有的人专门打长生殿的脸啊!

  左一次右一次的害我,要不是我命大早死上千八百回了!一千万上品灵石?我呸!我的小命就这么不值钱?长生殿的脸面就这么不值钱?这是打发要饭的呢!真是臭不要脸!”

  帝凛寒眼角狠狠抽搐了一次,怪不得夫人总是在这小丫头手里吃瘪,这个小丫头这厚脸皮、这无赖劲儿,真是见所未见。

  尹庆华却是被气的够呛,这个云初玖果然同心莲说的一样,真是可恶,真是难缠,她这么一搅和,我只能把价码再提一提。

  “云姑娘,我们尹家确实做的有些不对,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有不对的地方,这样吧,一千五百万,咱们双方握手言和。”

  “呸!你个老不要脸的,谁和你握手?你是想占我便宜不成?!”云初玖叉着腰怒气冲冲的吼道。

  尹庆华的老脸顿时就是涨红一片,气的直哆嗦。

  “小九丫头,不得无礼,还不退下!”帝凛寒好容易才憋住笑,心里有些理解为何冷冰冰的儿子会喜欢这个小丫头了,北漠那冷漠的性子,只有这样跳脱的姑娘才能让他打开心扉。

  云初玖扁了扁嘴:“姨夫,我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是都是发自肺腑的,尹家公然打咱们咱们长生殿的脸,您说什么也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们,要不然以后别的势力有样学样,咱们长生殿还活不活了?

  要我看最起码让他们尹家赔偿咱们五分之一的灵石矿份额!少一点都不行!要不然,就丫的,把尹家灭了算了,正好将来送给我当嫁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