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凛寒书房。

  殿主夫人在外人面前那是高贵、盛气凌人的模样,在帝凛寒面前顿时变成了小迷妹一枚。

  “凛寒,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的疏忽,本来以为一个小侍女也翻不了天,没想到惹了大祸,你就原谅我这次吧。”殿主夫人见帝凛寒神色不虞,低声下气的说道。

  “哼!你隔三差五的办什么宴会,我也不说你,没事就出去嘚瑟,我也不说你,可是你看看,后殿被你管成了什么样子?!要不是小九丫头命大,要是真的死在了禁地里面,北溟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帝凛寒怒气冲冲的说道,前几天一直担忧云初玖的安危,他也没功夫和殿主夫人算账,现在算总账了。

  “凛寒,我最近确实有些纵容他们了,我会好好整治一番的。再说,那个小无赖一向聪明伶俐的,谁知道竟然因为贪吃被坑了,真是差点害死我!”

  “你还狡辩?!她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况且人生地不熟的,难免有疏忽的时候,你明知道点翠和尹心莲不安好心,还给她们施展的机会,你还有理了?”帝凛寒厉声喝道。

  殿主夫人心虚的缩了缩脖子,眼圈就红了:“凛寒,我知道我没用,我没有你那三个师妹灵力高,也没有她们那样的家世,你一定是后悔娶我了,呜呜,既然如此,我就自请下堂好了,我给她们腾地方!”

  殿主夫人越说越伤心,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流,帝凛寒本来还怒气冲冲呢,一见殿主夫人哭了,顿时就麻爪了:“锦瑟,我就是想给你提个醒,好好整治一下后殿,我没别的意思。”

  “什么没有别的意思?你以前对我多好啊,现在看我人老珠黄了,就凶我了!”殿主夫人哭的更伤心了。

  帝凛寒慌乱的说道:“锦瑟,什么人老珠黄,在我心里,你是最美的!”

  “真的?”殿主夫人听到帝凛寒这么说,破涕为笑。

  帝凛寒看着殿主夫人带着泪珠的笑颜,眼眸就是一深:“自然是真的,锦瑟,北溟那臭小子越来越不听话,咱们还是再给他添个弟弟或是妹妹吧!”

  殿主夫人顿时就是脸上一红,啐道:“你个老不羞的!北溟都这么大了,还要什么孩子。”

  “结果不重要,为夫努力的过程很重要。”帝凛寒说着就把殿主夫人抱了起来,一挥手,书架后面就出现了一个暗室,两人走进去之后,一切恢复如常。

  帝北溟走到书房门口,本来是想问帝凛寒一些事情,可是没想到听到了自家不要脸爹娘的对话,脸上就是一红,只好转身离开。

  云初玖应付完秦明珠和百里燕之后,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刚进屋子就被帝北溟搂在了怀里。

  两人自然是一番缠绵,帝北溟尽管非常想要的多一些,但是碍于云初玖的身体状况,只好忍住了。

  “男神,其实在禁地里面还发生了一件事情,那里面的气体和外面不一样,小黑鸟它们……”云初玖见帝北溟极力忍耐,就开始转移话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