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一撇嘴:“院长大人,看您这词用的,这些都是我姨姨和姨夫送给我的好不好?他们恨不得把长生殿都送给我,不过被我拒绝了,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皇甫院长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你丫是真不要脸啊!

  云初玖又和皇甫院长聊了一会儿,就往自己宿舍蹦跶,这货边蹦跶就边琢磨生死台的事情,刚才皇甫院长特意和她说了,生死台上面是可以使用任何手段的,符篆、毒药、灵兽、阵盘,什么都可以使用,尹心莲身为尹家家主的女儿,不但有很多好东西,而且还精通阵法,恐怕到时候会很难缠。

  云初玖算了算,距离和尹心莲的生死台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我得抓紧修炼,争取再突破一次,即便不能追上尹心莲,缩小一下差距也行。

  再说,我虽然有不少好东西,但是很多都是见不得光的,要不然恐怕会引起别人的觊觎,所以我得想点万全之策才好。

  两天之后,天元学院开学了,学院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热闹景象。

  云初玖上课之余就抓紧修炼,可惜事与愿违,一直到比试的前一天也没有再次突破,灵力停滞在了灵宗八层。

  云初玖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尹心莲那个小、婊、砸据说已经突破到灵圣二层了,虽然我在试练塔里面弄死过很多相当于灵尊级别的妖兽,但是那是不一样的。

  首先,在试炼塔里面,我知道我是死不了的,所以行事自然无所顾忌。其次,那些妖兽再聪明它也是妖兽,尹心莲那小、婊、砸就聪明多了。最后,在试练塔里面我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各种手段,在生死台上就要顾忌很多,

  云初玖摇了摇头,特么的,实在不行,我就用小白脸给我的骤裂符,拼个两败俱伤,反正我有怪草作弊,一定能保住性命。

  第二天下午,几乎天元学院没有课的学生都跑到了天元广场,包括皇甫院长等人也都悉数到场,这是因为生死台的双方地位特殊,虽然不能出手相帮哪一位,但是总得把过程看个清楚。到时候,其中一方的亲属来求证的时候,也能把过程讲清楚。

  时间定在下午未时,尹心莲午时刚过就来了,云初玖则是一直没露面。

  众人想起之前云初玖两次比试的表现,也都不着急,估计这云初玖是打算掐着点来了。

  果然,快要到未时的时候,云初玖在黄字班同学的簇拥下走了过来,那架势就跟带着一帮手下的将军似的,雄赳赳气昂昂的,如果比架势,云初玖胜!

  尹素莲冷哼道:“不过是装腔作势,哗众取宠罢了,我姐姐今天一定会把这个贱人弄死!”

  顿时就有尹素莲的狗腿子,随声附和起来:“就是!一个灵宗二层还想战胜灵圣二层的尹学姐,简直是痴心妄想,云初玖死定了!”

  “她还以为她通过了试炼塔有多了不起,哼,不过是因为器灵放水戏弄她罢了。”

  “我猜啊,用不了半个时辰,云初玖就得被尹学姐拍死。”

  “半个时辰?估计半刻钟就足够了,哈哈哈!”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