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心莲看着云初玖在阵法里面像只无头苍蝇似的苦苦挣扎,心里很是得意,贱人,我就是累也把你累死!

  生死台下的众人,顿时就有人惊呼:“这是尹家的血祭七杀阵,是尹家威力最大的攻击阵法之一,云初玖恐怕是要交待啊!“

  “啊?原来这就是血祭七杀阵?一直听说还没见过,云初玖也算不错了,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不过还是尹家家底深厚啊!”

  “是啊,云初玖身上的防御灵器耗尽之后,恐怕就要死在阵法里面了。”

  ……

  皇甫院长此时有些为难,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云初玖被尹心莲杀死,不说别的,云初玖真要是死了,无论是尊上,还是无极少主,还有江老都非得把天元学院拆了不可,可是我身为天元学院的院长,总不能公然破坏规矩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皇甫院长正在为难的时候,身份玉牌颤动起来,皇甫院长将神识探入之后,里面传来寄煞的声音:“院长,如果一会儿云初玖不敌,我会强行逼迫负责导师关闭灵力罩,到时候还烦请您救下云初玖。”

  皇甫院长虽然觉得这法子也不算太好,毕竟这么做之后,寄煞只能被解聘了,所以皇甫院长给寄煞回复道:暂时先静观其变,不要着急动手。

  此时,云初玖依然没有想到破阵的办法,那些金背山魈依然源源不断的攻击云初玖。

  云初玖正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心里就是一动,这生死台可是有灵力罩的,而且是有高度的,所以这阵法也只能受灵力罩高度的限制,只要我想办法升高,我就可以触碰到阵法的结界,到时候,我就可以攻破结界,破了这阵法。

  于是,众人懵逼的看见云初玖不停的往出扔大石头、大麻袋,众人最开始还以为云初玖是用石头和麻袋攻击那些金背山魈,心说,这不扯呢吗?这些东西对于金背山魈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杀伤力。

  可是,众人慢慢察觉不对劲儿了,云初玖那些东西并没有砸向金背山魈,而是杂乱的四处撇,那些麻袋和石头高低错落,就像假山一般。

  “哟,这个云初玖莫非是觉得自己活不长了,所以把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都倒腾出来?”

  “我看不像,她扔的东西都是不值钱的。”

  “没准是先扔不值钱的,然后再扔值钱的,说来也是,这血祭七杀阵可不是那么好破的,她基本是活不成了。”

  ……

  突然,有人惊呼一声:“快看!云初玖在做什么?”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云初玖跃上了堆积最高的一处杂物之上,然后对着上方连连射出紫色小针,紫色小针开始不停的爆裂。

  皇甫院长心里赞叹,这个小丫头真是聪明绝顶,她扔那些杂物原来是为了找到结界所在。

  如果在别处,这个办法肯定是没有用的,但是生死台之上有灵力保护罩,阵法的最大高度只能低于保护罩,所以小丫头靠堆积杂物竟然找到了阵法的结界,只是她能攻破结界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