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心莲也发现了云初玖的目的,她心里就是一紧,这个贱人果然奸诈,竟然想出了这样的办法,不过,就凭你一个灵宗二层,你想攻破结界?没门!

  云初玖却很有信心,因为紫色小针体积小,单位面积受力大,并且还可以控制爆炸时间,只要我一直朝一处攻击,肯定能把这结界攻破,再不济,我就用骤裂符炸了它,虽然我会受点伤,但是也比困死在这里强。

  事情比云初玖预想的还要顺利,紫色小针简直是破结界的战斗针,射入结界之后,再炸裂开来,几番过后,结界就被攻破一个细小的孔洞,有了孔洞再攻破结界就容易多了。

  不到半刻钟,云初玖就攻破了结界,从血祭七杀阵中破阵而出。

  尹心莲正在震惊的时候,云初玖已经对她进行了攻击,数枚紫色小针朝着她就设了过去。

  尹心莲身上也有一些防御灵器,激发之后躲过了云初玖的攻击,不过也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贱人竟然真的攻破了血祭七杀阵,真是可恶!

  尹心莲激发防御灵器,准备再次开启阵盘,贱人,我就不信你一直能扛得住,我身上的灵石足够把你累死。

  云初玖发现了尹心莲的举动,不由得双眉一立,不能再让她开启阵盘,否则这样下去,我早晚会被累死。

  可是她激发了防御灵器,我一时无法攻破,怎么办?

  云初玖眼眸一深,这个尹心莲必须得死,柒柒说的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今天必须弄死她,哪怕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云初玖咬了咬牙,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枚骤裂符,激发之后,对着尹心莲就扔了过去。

  与此同时,她快速的后退,并且激发了身上几乎所有的防御灵器。

  一声惊天巨响过后,不但生死台的防护罩被炸裂,就连比试台都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比试台下面的众人都被巨大的气浪逼退了好几步,众人一时之间都懵了,这是怎么了?

  “骤裂符!云初玖使用了骤裂符!”

  “天啊,她这是打算玉石俱焚吗?骤裂符使用的时候,最少要离敌人三十丈开外,她离尹心莲那么近,即便尹心莲死了,她也好不了。”

  “估计她也是被尹心莲逼到绝路了,如果她不使用骤裂符,尹心莲再开启阵盘的话,她必死无疑。”

  “你说的有道理,台上一直没动静,莫非两个人都被炸死了?”

  ……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人从深坑里面爬了出来,正是云初玖,这货被炸的一脸焦黑,身上满是尘土,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黄字班的人不由得欢呼起来,班长赢了!我们班长赢了!那个尹心莲一定是死了!

  尹副院长却嘴角冷笑,你们把我们尹家想的也太简单了,我们尹家的大小姐会这么容易死?心莲身上可是有两件防御仙器的,一张骤裂符就想炸死她?做梦!

  果然,深坑里面有人驭剑飞了出来,正是尹心莲,虽然也是形容狼狈,但是看着比云初玖受的伤要轻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