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巴老头愣过之后,不由得怒声喝道:“你个兔崽子!既然你学过符篆术还说没学过?你诚心逗我玩是不是?!”

  云初玖无辜的一摊手:“我真没学过啊,我不过是看着这玩意好玩,照着画过几遍,谁知道这玩意这么简单,今天一画就成功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多画点,这玩意攻击人多方便啊!只是很多地方都禁用符篆的,有些可惜。”

  干巴老头死死的盯着云初玖,想要看看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云初玖一副坦荡荡的表情:“师父,我知道我这样的逆天天赋可能有点打击你,但是没办法啊,谁让我就是这么天才,就是这么变态呢!”

  “哼!我不信!你一定是在撒谎!我现在教你绘制爆裂符,如果你还能画出来,就算你说的是真的。”

  “什么叫算啊?我说的字字属实,如假包换的。”云初玖颇为嘚瑟的说道。

  干巴老头演示了一遍爆裂符的画法,然后把符篆笔交给了云初玖,云初玖照着老者画好的爆裂符画了一张,呼的一下,符篆纸烧了起来,显然是失败了。

  云初玖干笑了两声:“天才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第一遍我只是练练手,我第二遍一定能成功。”

  干巴老头却没有出言讥讽,他看出来了,云初玖真的是第一次绘制爆裂符,因为手法很生疏,明显是照着自己的图案在绘制,难道她没说谎,她之前真的没学过符篆?

  此时,云初玖已经开始第二遍的绘制,明显比第一次熟练了很多,而且完全不再看干巴老头的那张符篆,竟然是已经把复杂的符篆纹路记了下来!

  干巴老头震惊的眼睛瞪的溜圆,之前他知道云初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但是符篆这么曲曲折折,没有什么记忆点的曲线,她也能过目不忘?只能用妖孽来形容了。

  干巴老头正在走神的时候,就听见云初玖拍着巴掌说道:“师父,我完成了!您看看怎么样?”

  干巴老头看着桌子上的爆裂符,激动的有些发抖,甚至眼圈都红了!老天爷啊,让我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是为了收这个天才徒弟?或许有了小丫头,我本以为不可能实现的事情真的可以实现……

  云初玖见干巴老头一直不说话,以为自己画的有些不对,仔细看了看和干巴老头画的没什么区别啊?

  好吧,那就再画一张吧!

  于是,这货拿起符篆笔又画了一张,这张用的灵力更加的均匀,画好之后,就发现画好的爆裂符闪着细微的金色光芒,不由得咯咯直乐:“师父,你快看,我画的这符篆怎么变异了?竟然闪闪发光的,逼格看起来很高啊!”

  干巴老头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被云初玖一嚷嚷打断了思绪,不由得有些微微恼怒:“胡说八道什么?!什么闪闪发光……”

  干巴老头一把拿起桌子上面的符篆,手都微微哆嗦起来,激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云初玖皱了皱眉,干巴老头不会是旧疾没治好留下后遗症了吧?怎么没事就哆哆嗦嗦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