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超品!这是超品符篆!你第三次就画出了超品符篆!宝贝徒弟!你真是我的宝贝徒弟啊!”干巴老头要不是碍于云初玖是女娃,估计会抱住云初玖亲上两口表达激动的心情。

  云初玖被干巴老头的“宝贝徒弟”几个字肉麻的一哆嗦:“师父啊,超品就超品呗!您这么激动做什么?我这样的天才绘制出超品符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干巴老头嘴角抽搐了一下,决定收敛一些自己的激动之情,这臭丫头不夸都这么嘚瑟,我要是再夸奖几句,她都能上天!

  “嗯,我刚才确实是有些激动,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超品符篆嘛!为师再教你一些灵宗等级可以绘制的符篆。”干巴老头极力让自己表现的很镇定。

  云初玖在一旁悠悠的说了一句:“师父,您符篆笔拿倒了!”

  干巴老头这才发现手上蘸了一手的妖兽血,强自镇定的说道:“哼!为师是想验看一下这些妖兽血的纯度如何。”

  云初玖撇了撇嘴,也不点破,跟着干巴老头继续学习符篆的绘制。

  干巴老头觉得有这样逆天的徒弟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因为根本就显不出师父的厉害来,一教就会,一教就会,啊,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放?想当初我也是以天才著称的,但是也没这么变态啊!

  不但一学就会,而且画两遍就能绘制出超品符篆,你还是人吗?!这就是个妖孽!

  只用了一个下午,干巴老头发现,关于符篆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教的了,剩下的符篆都是灵圣级别以上的才能绘制。

  “师父啊,你不是说这符篆怎么怎么难吗?我觉得还没有给你画肖像难呢,早知道这样,我早就学画符篆了!唉,我少赚了多少灵石啊!”云初玖觉得自己的雷宗除了丹药,以后可以卖符篆了,对,下次旬休的时候,就让暗风派人把我绘制的符篆送到雷宗卖。

  干巴老头听到云初玖这么说,嘎巴嘎巴嘴,咬了咬牙:“哼!这有什么?!符篆和画画没什么区别,你会画画自然学习符篆就简单!你回去多加巩固,过些天我再教你炼制精铁傀儡。”

  云初玖撇了撇嘴:“师父啊,照你这么说,那些会画画的,岂不都能成为符篆师?”

  “少跟我抬杠!我还有事情要忙,你快滚,快滚!”干巴老头色厉内荏的说道。

  云初玖撇了撇嘴,蹦跶走了。

  干巴老头等看不见云初玖影子,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天才!绝壁是天才!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捡到了这么一个宝贝徒弟,虽然她现在灵力还很弱,但是只要假以时日,一定是逆天的存在。

  云初玖回到自己的院子给暗风发传声符:“小疯子,你帮我准备十麻袋的符篆纸,再准备几十只的符篆笔。”

  接到传声符的暗风一脸的懵逼,怎么九小姐一要东西就往死里要?以前要那东西吧,还说的过去,这次要十麻袋符篆纸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开始学习符篆了?这是打算练习的?

  如果是打算练习的,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学习符篆不是那么容易的,确实需要很多符篆纸。

  但是几十只符篆笔又是什么鬼?难道你练习绘制符篆还能把符篆笔练废几十只?你吃笔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