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月过去,这天,所有一年级的新生接到了一个任务——去药园除草。

  云初玖撇了撇嘴,这是明晃晃的压榨我们的免费劳动力啊!

  天元学院的药园里面种植着很多稀有药草,所以这些学生在进去之前,都被严厉警告如果损坏了灵药,不但要按价赔偿,而且还要受院规惩罚。

  进去之后,别人都辛勤的拔杂草,云初玖这货最是懒散,蹲在那里半天也没拔掉几棵杂草,纯属是出工不出力。

  而且,她丹田里面的怪草一个劲儿的叫嚣要吃灵药,云初玖气的大骂:“狗尾巴,你给我消停点!就因为你的原因,没准我都不能给小白脸生猴子了,你还想吃?吃你个毛线!”

  怪草被云初玖一顿骂顿时就萎靡了,委委屈屈的不折腾了。

  “蹲在那里的那个学生,对,就是你,过这边来!”有导师抻着脖子对云初玖喊道。

  云初玖不由得腹诽,真是的,刚偷会懒就被发现了,没事儿盯着我干嘛?

  云初玖磨磨蹭蹭走到那位导师面前,那位导师指着一处说道:“你就负责把那株灵药旁边的杂草除掉,千万要小心,那可是天阶下品的金丝玉竹,如果损伤了,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云初玖莫名的就闻到了阴谋的气息,为毛单单指定我去除掉那里的杂草?一定是个陷阱,听说这药园的负责人也是尹浩宇那老家伙的狗腿子,哼,我才不上当呢!

  “哎哟!哎哟!我的肚子好痛!这位导师,我突然腹痛难忍,茅房在哪里?我要去茅房!”云初玖捂着肚子痛呼出声。

  那名导师皱了皱眉:“茅房在西面,离这里很远。怎么这么巧?刚让你干点活就肚子痛了?不是装的吧?”

  “哎哟,不行,我要疼死了!”云初玖生怕那位导师再问,一路小跑朝着西面跑了下去。

  那位导师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果然和尹副院长预料的一样,这个丫头果然狡诈,不过你不知道的是,这是连环计,你没进入除草的圈套,还有别的圈套等着你,臭丫头,这次你必死无疑。

  云初玖朝着西面一路小跑,远远的看见了茅房,她当然不会真的进去,眼珠转转,决定在这附近歇一会儿,等到大家差不多把活干完了再出去。

  云初玖正想的挺美的时候,突然就是头皮一麻,心里一惊,有危险!

  云初玖把干巴老头送给她的那块玉牌激发了起来,上次和尹心莲比试的时候她没舍得用,就准备生死存亡的时候再用。

  云初玖刚把玉牌激发,就感觉到了背后有灵力波动,她赶紧奋力往前一跃,即便如此也没有全部躲开,还好光华一闪,玉牌挡住了攻击。

  云初玖顿时就明白了,原来这是连环计,既然把我引到了这里,恐怕这里埋伏的不止一人。

  果然,有三名蒙面的黑衣人朝着云初玖再次发动了攻击。

  云初玖虽然看不透三人的修为,但是看样子至少是灵尊的修为,恐怕又是尹家派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