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钟过后,那只瞎眼的金斑风刃豹被两小只玩死了,剩下的这只金斑风刃豹也被云初玖弄的半死不活了。

  云初玖干脆朝那头金斑风刃豹撒了一把昏睡散,那头金斑风刃豹本来就带死不活的,一下子就中招昏死了过去。

  “你们两个看着它,要是醒了就继续撒昏睡散,我把体内的雷灵力梳理一下。”云初玖对着两小只说道。

  两小只点头同意,云初玖开始盘腿打坐,梳理体内狂躁的雷灵力。

  一个时辰过后,经脉之内的雷灵力都汇入了丹田,被三个煞星吞噬,云初玖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云初玖又吃了点东西,然后将两小只收了起来,直接激发玉牌出了试炼塔。

  此时乌云还聚集在试炼塔上方,巨大的威压逼迫的皇甫院长和牟导师都躲到了几百丈开外,如果不是太担心云初玖,他们早就躲的更远些了,在这几百丈开外都觉得呼吸困难。

  两人正观望的时候,就见云初玖被弹送了出来。

  皇甫院长心说,祖宗啊,你倒是在里面多躲一段时间啊,这才不到两个时辰,你出来干嘛啊?天雷还没走呢!

  皇甫院长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就看见云初玖叉着腰指着天上的乌云就是一顿骂:“奶奶个熊的!想劈死我,没有那么容易!来啊!劈我啊!今天你们要是不劈死我,你们就是孙子!”

  天上的老云还好些,那些萌新乌云顿时就气炸了,敢和我们天雷叫板?我今天非得劈死你不可!

  轰隆!轰隆!轰隆隆!

  无数道天雷再次劈向了云初玖。

  云初玖现在有底气多了,反正承受不住可以再进到试炼塔里面去,歇息完再出来,这些天雷就不行了,早晚有雷电灵力耗尽的那一刻,倒是便宜我多吸收点雷电之力了。

  又是三个时辰过去,云初玖觉得自己的经脉有些承受不住,于是再次进了试炼塔。

  云初玖还是用了和上次一样的办法,不把妖兽彻底弄死,然后利用这段时间梳理雷灵力,歇息够了就再次出来激怒天雷。

  如此两次之后,云初玖越来越活泼,天上的乌云却是越来越萎靡了。

  那些熟云早就没有斗志了,这就是个变态,我们天雷是厉害,但是也不能和变态比啊!这丫根本就劈不死,今天没烤灵薯气咱们就不错了。

  那些萌新的乌云也彻底歇菜了,呜呜,真是太伤自尊了,难怪这个臭丫头敢和我们叫板,原来她根本不是人,她就是个妖孽!

  还有那个该死的试炼塔,助纣为虐,实在是可恶!回去之后,一定把罪名都安在它身上。

  黑蛤蟆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特么的,谁在骂我?不会是小丫头吧?我都放你进来了,你还骂我?

  天上的乌云见已经没有了劈死云初玖的可能性,只好不甘心的飘走了,月亮和星星重新露出了云层,地上一片清辉,如果忽略地上的几个深坑,倒是和平时的夜晚没有什么不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