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把玉牌塞给一脸懵逼的牟导师:“牟导师,多谢你了!这些深坑,我明天会带着黄字班的学生帮您填平的。”

  云初玖说完,又看向皇甫院长:“院长大人,怎么糊弄那些吃瓜群众的事就交给您了,能者多劳嘛!我这就回去休息了,我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

  皇甫院长看着跟欢兔子似的云初玖,一脸的懵逼,你虚弱?我都快被你吓虚脱了有没有?!还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我还搭了一件仙器,对,我就用仙器说事,就说小丫头身上有殿主夫人送给她的仙器,所以之前才没事,后来就躲在试练塔里面逃过了一劫,对,就这么说。

  皇甫院长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也不知道这小丫头这次升了几级?反正她明天回去找我,一起问她吧。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了,皇甫院长和牟导师简单交待了几句,两人也各自回去安歇。

  第二天,恰巧黄字班上午没有课,云初玖让凤鸣带着一些黄字班的学生去试炼塔前面填坑,她则是蹦跶到了皇甫院长的院子。

  院子里面的深坑已经被侍卫和杂役填平了,云初玖摸了摸鼻子,进了皇甫院长的书房。

  “你昨天是怎么误入禁地的?里面又发生了什么?”皇甫院长好奇的问道。

  “有三个蒙面人追杀我,而且还用了什么阵法,我往另外三个方向跑都没跑出去,就朝西面跑了过去,没想到就进入了一处大墓之中。”

  “大墓?”皇甫院长惊讶的问道。

  “大墓里面满是幻境,好在我心思单纯所以才没中计,最后在一处石台之上发现有六条万年玄铁的铁链,我,嘿嘿,我觉得这是好玩意,于是就给拽出来了,没想到刚把六条铁链拽出来,那处大墓就塌了。”云初玖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把六条皖南玄铁链拿了出来。

  “院长大人,这玩意可结实了,炼器什么的都实用,送你一根,拿去玩吧!”云初玖指着一根万年玄铁铁链对皇甫院长说道。

  皇甫院长不悦的说道:“你这小丫头,说的我多贪财似的。”

  皇甫院长虽然如此说,但是却顺手就把那根万年玄铁链收进了储物戒指,正好可以用来加固一下我的攻击灵器,不错,不错。

  云初玖撇了撇嘴,说一套做一套,虚伪!

  “对了,你昨晚升了几级?”

  “只是三层而已,现在灵圣二层。”云初玖不太满意的说道。

  皇甫院长恨不得一巴掌糊死她,升三层你还不满意?你丫也太贪得无厌了!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昨天闹的阵仗很大,我这次调高一点吧,于是把灵力调到了灵宗五层。

  皇甫院长已经习惯了这丫的腹黑,又询问了一些别的事情,就让云初玖走了。

  云初玖先是去试炼塔那边看了看,凤鸣已经带人把坑填平了,云初玖和众人闲聊了一会儿,就蹦跶回宿舍了。

  这货心里还惦记着九尾天狐的皮毛和骨架呢,昨天实在太累也没功夫细看,今天得好好看一看,最好让毛线球给我做点大氅啊、坎肩啊、毛毯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