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啸天差点气乐了!这个小九,原本看着口拙心盲的,怎么突然就开窍了?这口口声声让我打死她,分明是以退为进!

  云啸天仔细打量云初玖,没错,这确实是小九,怎么就突然变聪明了呢?难道真的是被白墨宇伤透了心,突然醒悟了?

  云初玖见云啸天只是打量她,并不说话,她把背后的树枝解了下来,双手一举:“祖父,我知道您疼爱我,舍不得拍死我,那就用这树枝抽我几下吧!让我长长记性!”

  云啸天接过云初玖递过来的树枝,眼角抽了抽,小兔崽子,你逗我玩呢?这树枝还没有面条粗呢,估计抽一下就得断了!

  “你详细说说白墨宇是怎么诓骗你的!”云啸天把树枝扔在地上,沉着脸问道。

  云初玖心里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挨打了,马上一五一十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在说的过程中,经过了一番艺术加工,把一个无知傻缺的少女和一个阴险毒辣的渣男刻画的栩栩如生!

  云初玖说的口干舌燥,见云啸天若有所思的样子,这货跪爬到茶几旁边倒了杯茶,咕咚咕咚喝了下去,看见茶几上还有点心,拿起一块就吃了起来。

  云啸天一拍桌子:“小九!”

  云初玖差点被嘴里的点心噎着,赶紧又爬到原处,老老实实的跪好。

  “祖父,我向您保证,我以后一定改邪归正,别说一颗聚灵丹,就是什么爆灵丹都不在话下,我让您把丹药当糖丸吃!”

  云啸天气乐了!

  这个小九真是敢说啊!

  爆灵丹那可是四级丹药!

  东华国的三级炼丹师也只有三人而已!更别提能炼制爆灵丹的四级炼丹师了!

  云啸天看了看书案上的碎渣,严肃的问道:“小九,你的房门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初玖心里松了口气,便宜祖父还有心问房门的事情,看来不至于因为那颗聚灵丹狠狠的责罚我了。

  “祖父,我从妖兽森林回来,正在屋子里面万分自责的时候,就听得一声巨响,然后我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弄到了院子里面,然后……”

  “然后怎么了?”云啸天抻着脖子,神情凝重的问道。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就晕倒了!”云初玖呲了呲小白牙。

  云啸天狠狠瞪了云初玖一眼,这个小九虽然比以前活泼了,可是更能气人了!

  “祖父!我说的是真的,不信,您问问我的丫鬟,她发现我的时候,我就四仰八叉,可怜兮兮的躺在院子里面了!”真话里掺上两句假话才最像真话,云初玖对于说谎得心应手。

  果然,云啸天对这番话信以为真,眉头紧锁,能将铁杉木弄成一堆碎渣,这样的灵力简直不敢想象,难道是什么大人物盯上了云家?

  云初玖多精啊,一看云啸天的神色,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祖父,估计是顺路经过的神仙,咱们云家又没有什么镇宅之宝之类的,哪里会让人惦记上!要是和咱家有仇的,早就把我拍死了!”

  云啸天的眼睛一缩,尽管只是一瞬,云初玖却是注意到了!

  这货心里就活络了,难道云家真有什么宝贝不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