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随便你!实话告诉你,之所以把你安排住在我的侧殿就是为了防止你勾搭北溟,而明珠和百里燕呢,则是有很多机会和北溟相处,小无赖,你是不是很伤心?”殿主夫人挑衅的问道。

  一旁的罗管事简直都无力吐槽了,夫人啊,您不觉得您这样很幼稚吗?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眼泪一对一双的就流了下来:“姨姨,我没想到您,您竟然这么狠心!我做错了什么?您就这样对待我?您不但在我的心上割了个大口子,还在上面撒了一把盐,我的心啊,简直要痛死了!”

  云初玖捂着自己的胸口就嚎了起来:“呜呜,我好伤心啊!我好难过啊!我不想活了!算了,活着真没有什么意思,我就撞死算了!”

  云初玖说完就朝着罗管事撞了过去!

  罗管事心里简直就像哔了狗一般!你要自尽你倒是撞墙啊,你撞我做什么?!

  罗管事又不敢反抗,也不敢躲开,如果躲开的话,云初玖必定要摔个狗啃屎,以小变态记仇的性子,将来肯定饶不了我。

  所以,罗管事只能硬扛着,由着云初玖在她身上撞来撞去,边撞还边嚎:“呜呜,姨姨,您放心,我死了之后,我的魂魄会经常找你玩的!别的时间,我们鬼太忙,我每天半夜就来找你啊!”

  殿主夫人气的一拍茶几:“小无赖!你给我住手!”

  云初玖就跟没听见似的,继续边撞边嚎:“呜呜,北溟哥哥,我以后半夜也会去找你的,特么的,谁要是敢嫁给你,我半夜就在她脸上画王八,把她的头发都剃光!”

  “九小姐,夫人平时最是疼你,怎么会故意让你伤心呢?夫人刚才是和你开玩笑呢。”罗管事心里叹了口气,夫人啊,您要是没能耐,您就别招惹这小变态,只能我来给您台阶下了。

  云初玖的哭声戛然而已,然后看向殿主夫人:“姨姨,罗管事说的是不是真的?您真的是在逗我呢?”

  罗管事求救的看向殿主夫人,夫人啊,您快点头吧,要不然我就要被这小丫头撞吐血了!

  殿主夫人冷哼一声:“哼!开点玩笑就当真了,真是半点分辨力都没有。”

  云初玖顿时就笑成了一朵花儿,上前抱住殿主夫人:“姨姨,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了!”

  殿主夫人被云初玖这么一抱就有些愣神,我就北溟那么一个臭小子,从小就是个冰块脸,从来没向我撒过娇,这个小丫头倒让我有了几分为人长辈的感觉。

  片刻后:“姨姨,我先去偏殿洗漱一番,然后过来陪你,一会儿见!”

  云初玖说完,急匆匆的拽着罗管事走了。

  殿主夫人微微皱眉,这个小丫头跑这么快做什么?

  然后,很快,寝宫之内就响起殿主夫人的怒吼:“云初玖!你给我滚毁来!”

  已经快到偏殿的云初玖不禁一缩脖子,罗管事小心翼翼的问道:“九小姐,您,您对夫人做了什么?”

  “没什么,我刚才不是哭的很伤心吗?所以难免就有鼻涕眼泪之类的,我觉得姨姨的衣服料子挺柔软的,就顺便擦了擦。”

  罗管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