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了好半天,帝北溟终于松开了云初玖,嘶哑着嗓子说道:“小九,你别回天元学院了,你就留在长生殿好不好?你要学什么,我找人来教你。”

  云初玖小脸红扑扑的,瞪了帝北溟一眼:“男神,你说什么胡话呢!我要是不证明我的能力,你那糟心的爹娘能同意我们的事情吗?再说了,你帮我找的师父还能有天元学院的导师教的好?”

  帝北溟当然知道这些,只不过他实在是舍不得和云初玖分开,叹了口气:“这才过去了一年,还有四年的时间,唉!”

  “男神,你放心好了,你当年不是三年就读完了天元学院吗?我争取也在三年之内完成,到时候,我就天天蹂躏你啦!嘻嘻,男神,嘻嘻……”云初玖说着说着就傻笑起来。

  帝北溟被笑的直发毛:“小九,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将来我送你个礼物,你保准喜欢,嘻嘻,嘻嘻。”云初玖想到帝北溟看到他自己的果体傀儡,不由得笑的更厉害了。这货根本就没考虑,你现在还不会炼制傀儡呢,你想这么多是不是太早了?

  “礼物?什么礼物?”帝北溟不解的问道。

  “嘻嘻,我还没做呢,等将来再送给你。男神,我怎么没看到你爹我姨夫呢?”

  “前些天有一个老友相邀,我爹去做客了,估计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回来。对了,小九,你已经是灵圣二层了,那你是不是已经学会了中级物化术?”

  云初玖心虚的眨巴眨巴眼睛:“没,没啊,我还没空学呢。”

  帝北溟挑了挑眉:“小九,虽然你撒谎很厉害,但是这么明显的撒谎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初玖当然不愿意实话实说,特么的,难道我告诉小白脸我物化出来的是头小猪仔?不行,打死也不能说。

  云初玖怕帝北溟再追问,干脆使用美人计,直接踮起脚尖就亲了帝北溟的脸颊一下。

  帝北溟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勾引,当即两人再次亲吻起来,早把刚才的问题忘到脑后了。

  悲催的罗管事发觉已经快过去半个时辰了,如果再不把云初玖带回去,恐怕殿主夫人真的要发飙了,只好硬着头皮加重了脚步声。

  帝北溟早就知道远处有人,不过他懒得理,现在听到脚步声加重,只好放开了云初玖。

  “小九,我会想办法去看你的。”

  云初玖点了点头,莫名的觉得这种偷偷摸摸的好刺激,眼珠转了转,笑嘻嘻的说道:“男神,你过来一点,我有事情和你说。”

  帝北溟以为云初玖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微微俯下身子,将耳朵凑到了云初玖嘴边,没想的是,云初玖吭哧一口,就在帝北溟脖子上咬了一口,然后还使劲的吸吮了一下,顿时帝北溟脖子上就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吻痕。

  帝北溟正打算如法炮制的时候,云初玖已经跑开了:“罗管事,是姨姨找我吗?咱们赶紧回去吧!”

  云初玖边跑边回过头对着帝北溟做了个鬼脸,那样子好不得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