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又是咬牙又是好笑,只好把衣领拽了拽,把吻痕遮住,这才回了前殿的书房。

  书房之内,帝北溟手里拿着一本书,可是根本看不进去,脑海里都是云初玖娇俏的身影,或狡黠、或顽皮、或嗔怒……

  暗隐看着自家尊上手里拿倒的那本书,简直无语了,自家尊上怎么一遇到九小姐就变的和平常像两个人似的,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暗隐觉得自己心里的某处似乎有些蠢蠢欲动,或许我也应该像暗风那样攒点老婆本比较好……

  云初玖跟着罗管事回到会客厅,殿主夫人摆了摆手,示意歌舞撤下,然后瞪了云初玖一眼:“宴席中途离场,久久不归,成何体统?!你脸上罩着个帕子作甚?”

  “姨姨,我刚才去方便的时候,遇到了一只灵蜂,在我脸上蛰了一口,我怕吓着大家,所以就用帕子遮上了。”云初玖心说还不是你儿子造的孽,我的嘴唇都微微红肿了,要是不遮上,岂不露馅了?

  殿主夫人刚想说什么,罗管事咳嗦了一声,殿主夫人心里一动,猛然明白了云初玖为何要这么做了,气的直咬牙,北溟这小兔崽子!

  殿主夫人心情不好,草草又说了几句,然后就结束了晚宴。

  秦明珠和百里燕装模作样的关心了云初玖几句,又说自己身上有药膏之类的,殿主夫人恨恨的说道:“不用管她,谁让她没事出去招蜂引蝶的,活该!”

  云初玖对于这种一语双关的嘲讽根本不放在心上,还笑嘻嘻的说道:“是啊,那灵蜂也是臭不要脸的,偏偏蛰我。”

  殿主夫人对云初玖这种厚脸皮实在是无语了,只好拂袖而去。

  云初玖耸了耸肩膀,屁颠屁颠在后面跟着:“姨姨,等等我!姨姨,你生气了吗?姨姨,咱俩再聊一会儿呗?”

  殿主夫人走的更快了,

  殿主夫人决定改变策略,所以从第二天开始,殿主夫人再举办宴会或者赏花的时候,根本就不让帝北溟参加,所以帝北溟一连几天都没能再见到云初玖。

  云初玖这货倒是不太在意,反正在天元学院的时候,也是好久才见一次面,再说了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其实,咳咳,这货是忙着去膳堂搜刮。

  殿主夫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她心里也很是纠结,虽然小无赖有时候气的人发疯,但却让人恨不起来,反而有了她,长生殿都多了些生气。

  如果不是天雷灵根,就算是家世差些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偏偏是被天道所不容的天雷灵根,实在不适合北溟。

  这天殿主夫人决定“教”云初玖绣花,云初玖看着殿主夫人绣的两团皱巴巴的嫩黄色,眼角微微抽搐的问道:“姨姨,您绣的是什么?”

  “小无赖,你眼神不好不成?看不出来这是两只小鸡?”

  云初玖点了点头:“您这么一说,我看出来了,确实是两只小鸡,只不过是这两只小鸡把脑袋啊、爪子啊,都藏在了绒毛里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