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主夫人听到云初玖这么说,恼羞成怒的吼道:“哪那么些废话?!我这是让你修身养性!都快十六岁的大姑娘了,还成天的蹦蹦跳跳的,成何体统?!赶紧绣!”

  云初玖一呲小白牙,拿起帕子和绣线像模像样的开始绣了起来,不大一会儿,两只栩栩如生的小鸡就绣完了。

  “姨姨,您看我绣的这两只怎么样?”

  殿主夫人看了看自己绣的那两团再看看云初玖绣的,昧着良心说道:“还凑合,比我绣的差那么一点点,既然你绣的还凑合,那我教授你茶道吧。”

  两人正“友好”交流的时候,帝北溟来了。

  殿主夫人虽然尽量阻止帝北溟和云初玖见面,但是大白天的总不能不让帝北溟进来。

  “娘,小九。”帝北溟看见自己娘和自己喜欢的姑娘相处“融洽”很是高兴,小九这么可爱,娘早晚会同意我们的事情。

  殿主夫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事情吗?我正在教授小九丫头绣花和茶道。你要是没事就走吧,别耽误我们。”

  帝北溟自然不想马上走,他还想多和云初玖待一会儿呢,于是没话找话,看到一旁放着的两方帕子就说道:“小九,你确实应该多和我娘学一学,你看我娘绣的那两只小鸡栩栩如生,再看看你绣的那是什么?两个鸡蛋黄吗?”

  云初玖嘴里的茶水噗哧一下就喷了出来!

  殿主夫人的脸都气青了!

  “你个小兔崽子!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家鸡蛋黄是这样啊?这明明是两只小鸡!”

  帝北溟有些摸不着头脑,看到云初玖幸灾乐祸的眼神,顿悟,赶紧描补道:“娘,您误会了,我说的这帕子上绣的像鸡蛋黄,您绣的这帕子上分明就是两只活泼的小鸡,很是形象。”

  罗管事眼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尊上和九小姐待在一起时间长了,这口才真是大有长进啊!

  殿主夫人当然知道帝北溟这是在讨好自己,冷哼了一声:“算你还有点欣赏水平。”

  帝北溟心说,怪不得以前从来没见过我娘绣花,原来就这水平啊!实在是,嗯,惨不忍睹。

  帝北溟见他娘不生气了,就死皮赖脸的留了下来。

  殿主夫人很少见到这样的帝北溟,心里微微有些发酸,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以前没事都不带来我这里的,现在可好,撵都撵不走!

  不过,这一点点吃味很快就被气愤代替了!

  “小无赖!你懂不懂什么叫茶道?你在那喝汤呢,滋溜滋溜的,能不能有点姑娘的样子!”

  “姨姨,我绣了半天的小鸡,渴死了,这茶又烫嘴,只能这样喝,要不然怎么喝啊?”云初玖皱皱着小脸说道。

  帝北溟听见云初玖这么说,端起自己的茶杯,掌心浮出丝丝冷雾,然后把茶杯递给云初玖:“小九,这样就不烫嘴了。”

  云初玖也不客气,接过茶杯就干了,然后说道:“再来一杯,这茶杯也太小了,根本就不解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