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云初玖算是彻底解放了!

  因为帝北溟不在长生殿,殿主夫人也就不再拘着云初玖,任由她四处疯跑。

  这天,这货想起灵果树林,一脸奸笑着就蹦跶去了灵果树林,在里面专挑大的灵果摘,摘完灵果又躺在草地上睡了一觉。

  这货一睁眼睛发现天色已经渐黑了,伸了个懒腰,嘴里嘟囔:“真是奇怪,都这么晚了,老妖婆竟然没派人来找我,真是不关心我!”

  云初玖站起身,把身上的草叶和尘土拍了拍,然后蹦跶着往灵果树林外面走。

  快要走到灵果树林边缘的时候,就听见有脚步声,这货心说,一定是老妖婆派人来叫我了。

  这货坏水又冒了出来,叫你们以前欺负我,我吓唬吓唬你们,于是这货跃上了一棵很是茂密的灵果树,从树叶的缝隙往下看。

  “杨兄,陶护法也太过小心了,这长生殿已经被咱们用八门金锁阵困住了,就算是帝凛寒父子回来也照样进不来!况且这里面的人都被咱们控制了,不可能还有漏网之鱼,更别说的这灵果树林离主殿那么远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十一年前咱们也以为是万无一失,后来不也是铩羽而归?所以,这一次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听说当年已经有捷报传回去了,说天元大陆唾手可得,怎么后来就惨败而归呢?”

  “具体的当事人只剩下了刘副殿主一个人,具体的情况不得而知,只是听说坏事就坏在了当年长生殿殿主的儿子帝北溟身上,所以这次我们第一个选择攻陷的就是长生殿。”

  ……

  藏在树上的云初玖看到是两个男子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激发了隐匿符,越听越是心惊,长生殿已经被攻陷?虽说我睡的比较沉,但是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没听见?还是说他们用了什么非常规的手段把人控制了?

  云初玖越想越是心惊,虽然长生殿的暗卫被帝北溟带走了一部分,又派去护送秦明珠她们一部分,但是剩下的也有数百名,而且至少是灵圣七层以上的修为,还有数名是灵尊修为,怎么会就这么被攻陷了?

  而且他们说的当年之事,是不是就是小白脸身中寒毒的原因?也是乌鸡脑袋母亲死的原因?

  小白脸和乌鸡脑袋对当年的事情讳莫如深,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人听话里的意思,似乎不是天元大陆的人,他们来自哪里?

  云初玖脑袋里满是疑团,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躲过两人的搜查,所以云初玖把手上的隐灵戒指也摘了下来,这样能更稳妥一些。

  说话的两个人搜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听见其中一人说道:“杨兄,我就说吧,这里面根本不可能有人,咱们的袭击很是突然,他们根本毫无防备,他们以为他们的护派大阵很是坚固万无一失,他们不会想到咱们是趁着那艘飞行灵器出去的时候进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